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侠与地下城 > 四百八十八、人换人

四百八十八、人换人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这边弹得好好的,一群人如痴如醉的,东方不败却突然不让任盈盈和令狐冲走了,这特么又要搞哪出啊?说翻脸就翻脸,这是把女人那几套学全乎了,喜怒无常、说翻脸就翻脸。

    不过秦玉还是大概能想明白东方不败想干什么的,无非就是这曲儿没听够,令狐冲和任盈盈不是造诣还不够么?我就不准你走,等你造诣够了再弹给我听,这就是典型的邪教思想,只要我愿意你就得跟这等着我,哪也不准去。

    结果东方不败这句话一出姓任的、姓向的、姓令狐的都火了,一个个摩拳擦掌就要拼命。

    秦玉一看这架势知道又得自己说话了,曲非烟那么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都没话了,不是曲非烟不会说话,而是曲非烟也是邪教思想,觉得东方不败说的没错,你没弹好就在这弹吧,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该怎么化解。

    秦玉挠了挠头:

    “东方姑娘,你若是想听得这《笑傲江湖曲》的精髓,恐怕可不能让令狐师兄和任大小姐随你左右。”

    “为何?”

    东方不败微笑着问道,秦玉笑了笑:

    “你说这曲长老为何要浪迹天涯、我师父为何要金盆洗手呢?”

    东方不败摇了摇头,秦玉接着说道:

    “但凡灵气之人,精通音律需心无旁骛、精神气爽,正所谓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你若把这对小夫妻锁在自己身边,恐怕到时候莫说这《笑傲江湖曲》。就是让我令狐师兄和任大小姐去给那寻常人家做寿吹弹恐怕都不行咯。”

    令狐冲一听赶紧点头。表示没错。东方不败看了秦玉一眼,突然露出一个媚死人的笑容:

    “你这小兄弟真会说话,也罢,奴家就不强人所难,倒是你,陪奴家浪迹天涯如何?奴家也想品一品那‘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的意境。”

    嗬,这家伙,把令狐冲放了。倒要让自己跟着她到处溜达,这东方不败是真缺爱啊,到处找依靠。

    “呵那个”

    这次轮到秦玉郁闷了,不禁后悔自己扯什么淡啊?直接让令狐冲去做男宠算了,这下自己脱不了身了,再一看曲非烟还高兴得很,她能不高兴么?曲非烟多喜欢秦玉啊,巴不得秦玉能和她东方姑姑一起陪着她哪也不去呢。

    秦玉愁眉苦脸的,再看看令狐冲和任盈盈,干脆狠狠一咬牙:

    “得。就这么着吧,东方姑娘。你可要信守承诺,让令狐师兄和任大小姐离去。”

    “奴家向来言出必行。”

    东方不败笑吟吟地说道,任我行哼了一声:

    “小兄弟,你大可放心,这东方老东方姑娘虽然卑鄙无耻,但一言九鼎这一点倒是没有错。”

    这一听东方不败开恩了,任我行也不叫什么东方老儿了,也改东方姑娘了,任我行说完又向秦玉一拱手:

    “秦兄弟,你今天数次救我任我行于水火,又搭救老夫家人,老夫欠你人情不浅,你今日随她走,日后老夫必救你出来!!!”

    谢的话任我行也不多说了,直接一句告诉秦玉你放心走吧,老夫以后救你走――他也是知道今天是救不出来了

    东方不败掩口一笑,也不将任我行,直接招呼秦玉:

    “走吧,奴家早听说你衡山奇秀,今日便带奴家去见识见识如何?”

    说着就要走,不想令狐冲忽然站了起来,之前令狐冲一直身受重伤躺在地上,这次一看秦玉要被东方不败带走,直接一使劲站起来了:

    “不可!!!”

    东方不败转过来,笑眯眯地看着令狐冲:

    “难不成你又要换他?”

    任盈盈一看就不干了,上去就拽令狐冲,令狐冲回身一瞪眼,任盈盈吓了一跳,不敢拽了,任我行一看这令狐冲当着自己面凶自己姑娘当时就不乐意了,那任我行多惯着姑娘啊,当然了,碍于面子任我行不好意思发作,只能臭着脸站在旁边冷眼旁观。

    令狐冲向东方不败一拱手:

    “东方教主,”

    任我行一听更不乐意了,这特么不刚把教主之位还回来了吗?怎么他又成东方教主了?令狐冲你这小畜生到底哪头的啊?

    令狐冲倒是不知道,自顾自地说道:

    “令狐冲武功低微,自然不敢在东方教主眼前造次,只是今日之事有违道义,东方教主你若想强留人,我等学艺不精斗不过你,自然当以死相争,可如若东方教主要用我秦师弟的性命换回我和盈盈,令狐冲宁可身为阶下囚随教主左右,也不愿意让我秦师弟代我受难!!!”

    秦玉是没说啥,任盈盈那眼神明显不对了――你特么是为了替你师弟遭罪还是为了伴东方不败左右啊?

    东方不败看了秦玉一眼,又看了令狐冲一眼,咯咯笑道:

    “好一对师兄弟,这情谊可真是感天动地,倒叫奴家都心酸了,那也好,奴家便做一个决断可好?”

    “什么决断?”

    令狐冲问道,东方不败扑哧一笑:

    “你是兄弟二人就都恢复自由之身,倒是任大小姐陪着奴家和非烟游历天下吧,这样你令狐冲既不用担心你师弟带你受难,小兄弟你也可以不必担心师兄为奴家所制,这办法如何?”

    任我行朝令狐冲一瞪眼睛,心说你敢说换老子就一掌拍死你!!!

    令狐冲也够光棍,直接一抽长剑:

    “如若东方教主执意不肯放我等一条生路,那令狐冲就死在这里,也叫这《笑傲江湖曲》自此无人弹奏就罢了,东方教主若有心意,这曲谱我双手奉上,你便拿去寻那些真正精通音律的高人演奏去吧!!!”

    说着令狐冲一只手递上曲谱,另一只手横剑于颈间,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冲哥!!!”

    任盈盈一看就要去夺令狐冲的剑,结果令狐冲一动,这剑锋就把脖子划破了,虽然没有划深,但血却已经出来了,任盈盈当时一惊以为令狐冲死了,直接眼白一翻晕了过去,向问天赶紧扶住。

    “盈盈!!!”

    令狐冲悲愤地怒吼一声,转眼怒视东方不败:

    “那你便成全了我二人吧,愿你东方教主能得偿所愿,去找你那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说着就要拉脖子,秦玉一看得,这位浪子是又犯了生气杀自己的毛病了,刚才和左冷禅干仗时不要命一回,这次还没等要死呢,又不想活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任盈盈就晕了而已,又不是死了。

    “令狐师兄不可!!!”

    秦玉就要出手救人,别人可能不信,秦玉不能不信啊,原著中有这桥段,令狐冲他要是想死那就是真动手自杀,绝对不会吓唬人的,这货今天是真被逼急眼了――话说这令狐冲有不真急眼的时候么?

    然而秦玉的剑终究快不过令狐冲,令狐冲那是什么水平啊?【独孤九剑】门清,别的不说,几毫米的距离上自己拉自己脖子的本事可那叫一个天下无双,别人不知道,反正秦玉是没有那个本事。

    而任我行则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向问天见任我行不动自己也不敢动,更何况怀里还抱着一个任盈盈呢。

    秦玉一看已经来不及了,怒吼一声但却无能为力,只能下意识地出剑阻拦,眼看着令狐冲的剑已经深深地压进了脖子里,只要再一切那气管就断了,神仙也就不回来了。

    就在秦玉心焦、令狐冲死志已决的时候,一道香风扑来,大红色的身影已然绕到了令狐冲背后,令狐冲紧握长剑的双手募地一紧,已然无法再往下压一点,想要横着一拉更是无能为力,这就得说东方不败的功夫了,内力、技巧、速度缺一不可,能够在千钧一发之际把一个自杀的人手中剑拦下来,在场的高手们没一个能做到的。

    秦玉当时心里就松了一口气,令狐冲圆睁双目:

    “东方不败,难不成你还想生杀予夺吗?!”

    “奴家就要生杀予夺,奴家不要你死,就是死你也别想死。”

    东方不败娇笑着,轻轻在令狐冲身上抚了几下,令狐冲立马就一动也不能动了,已然被封了全身的穴道,这时候任盈盈也醒了,一看东方不败站在令狐冲背后动手动脚的,冲上去就要拼命,好容易让向问天给拦下来了:

    “大小姐莫冲动,东方姑娘救了令狐兄弟!!!”

    还是旁观者清啊,连秦玉都以为东方不败是在占令狐冲便宜呢。

    “大小姐,你好福气。”

    东方不败笑了笑,向任盈盈点了点头,任盈盈哼了一声,没搭理东方不败,东方不败也不以为忤,轻轻走到任盈盈身边,步伐轻盈如鬼似魅,看任盈盈那表情真有抽东方不败一个嘴巴的意思,不过到底还是没敢,真动手指不定谁挨嘴巴呢。

    东方不败来到任盈盈身边,轻轻施了一礼:

    “大小姐,你可知在黑木崖上,奴家贵为教主、群雄慑服,奴家可还有羡慕的人?”

    “哼,你手眼通天,又会羡慕什么人?天下人又有谁在你眼里?”

    东方不败娇笑:

    “不错,大小姐尚未离开黑木崖时,奴家却无羡慕之人,只觉得这世间无人能入奴家法眼――只是,大小姐,自打你离了黑木崖开始,奴家最羡慕的人,就是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