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侠与地下城 > 四百八十、脱困(二)

四百八十、脱困(二)

热门推荐:《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主宰之王》 《大魏王侯》 《异世傲天》 
    令狐冲的脸上罩上了一层鲜艳的蓝色,看起来异常诡异,这正是向问天所说中了寒毒的表现,而刚才向问天仅仅是给令狐冲搭了一下脉而已,就赶紧把粘到手上的寒毒用内力逼了出去,就是刚才轰在枯树上的那团内力,而那寒毒也直接把枯树冻得跟和路雪冰棍儿似的。

    “寒毒这么厉害?”

    秦玉看了一眼兀自抖着麻的手掌、紧锁眉头的向问天,一旁的任盈盈更是已经泪流满面了,显然也知道寒毒有多厉害,任我行看了秦玉一眼:

    “你修习阴寒内力,却不知寒毒的凶名?”

    “小子只是修习了一门可以转换阴阳的内功而已,的确不知这寒毒有什么特殊之处?”

    秦玉老老实实地回答,自己的确不知道寒毒是怎么回事,虽然自己的内力曾经也有寒毒的描述,但仅仅是减和一些持续性伤害而已,并没有像令狐冲这样,满脸蓝洼洼得跟阿凡达似的,这样子出在一个标准的活人脸上,那只能说明一点,这个家伙命在旦夕了。

    “寒毒入体,可淤塞奇经八脉,于我习武之人是最大危害,轻则终生不能习武成为废人,重则一命呜呼。”

    任我行脸上也露出一丝焦虑,对于他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宗师来说能露出这样的神色,显然是令狐冲中的寒毒相当严重,否则以任我行的本事,随便运气内力一化解就能把一点点寒毒给驱散掉,可现在任我行没有动手、也没有动手的意思。显然是知道这寒毒是自己对付不了的。从向问天刚才的表现就知道这寒毒厉害得很。如果没办法化解还是不要随意沾手才好。

    “那您”

    看到这秦玉不由得有点担心任我行被自己阴那一下子,任我行不给令狐冲疗伤化解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对付不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任我行自己也深受内伤,

    “我这不碍事,你这内力随厉害,但歹毒之处却和左冷禅没法比,那个卑鄙小人,修习寒毒不走正路。只在歹毒上下功夫,是以十几年也没什么长进。”

    任我行毫不在意地说道,不过还是笑了笑说道:

    “你这小子也属实有些妖性,倒叫老夫着了道。”

    “嘿嘿,惭愧、惭愧,实属无奈之举,小子师伯在场,为助几位不得已而为之。”

    “算了,你这小子口中无一句实话,你那老乞翁师伯我还不知道?虽然整天看着迷迷糊糊。心里却精得跟鬼一般,在你们正派中。那莫大也算是个异端,又怎会怪你助我?况且老子已然胜了方证,还会怕了那左冷禅?”

    话虽这么说,但任我行还是面露感激,任我行何等聪明的人,想了一下立马明白秦玉为什么要自己上不让左冷禅跟任我行打,要是左冷禅上任我行显然也会着道,那样一来可不是简简单单被秦玉伤了一点的事,那自己就得是第二个令狐冲,当然了,这只是相当小的一部分理由,秦玉肯定是不能告诉任我行,小爷教训你就是为了完成打消你气焰的任务而已老爷子您是真想多了。

    “令狐师兄这寒毒可有解法?”

    还是说正经的吧,令狐冲才是秦玉的最大目标,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人家张无忌不是都能把青翼蝠王的寒毒给解了么?不知道有没有办法解令狐冲的寒毒,想到张无忌,秦玉隐隐好像响起了什么,正赶上任我行轻描淡写地说道:

    “除了左冷禅亲自出手,抑或是至刚至阳的内力化解,都能解了你”

    任我行这么一说,也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同时恍然大悟的还有秦玉,俩人一脸恍然,随即哈哈大笑,看向问天也是明白了,自然还有精似鬼的任盈盈,秦玉赶紧把内力属性调整为阳属性,然后凝聚起内力,按照任我行的指导,沿着令狐冲的浑身要穴一点点的输入内力,敢情这就是给令狐冲祛除寒毒了。

    伴随着秦玉内力消耗到5o%多的时候,令狐冲脸上的蓝色也消褪了,向问天和任我行一直紧锁的眉头也逐渐松开了,看来令狐冲有救了。

    看来这【太极内劲】还真是个好东西,不仅仅能打能抗,还能疗伤治病,虽然这功能可能出了【侠空间】就没什么用了,但无论如何也是个生存技能不是?

    寒毒清除了,这令狐冲也恢复了意识,悠悠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身边的人:

    “我还活着?”

    “活着,冲哥,活着!!!”

    任盈盈激动地说道,眼中泛着泪花,同时感激地看了秦玉一眼,秦玉刚才就一剑救了令狐冲,现在又是用阳属性内力化解了令狐冲体内的寒毒,任盈盈对秦玉的感激恐怕就差以身相许了。

    之前内力的事不说,但这个寒毒秦玉可是太清楚了,《倚天屠龙记》里没少描述张无忌和青翼蝠王韦一笑身中寒毒时的惨状,令狐冲如果挨了这么一下子,恐怕以后要一辈子都跟在金刀王家时一个德行了,保不齐那时候任我行还要不要这个女婿,任我行什么人啊?那家伙杀伐决断的,你行要你做女婿,你不行你就是个尸体

    所以任盈盈和令狐冲的姻缘能继续下去秦玉也是出了相当的力的,任盈盈能不感激秦玉么?

    至于令狐冲就不用说了,听任盈盈说了又是秦玉救了自己,令狐冲挣扎着抬起身子:

    “兄弟,又被你救了一次,令狐冲真是无以为报。”

    “报啥啊?把【独孤九剑】教给小爷就行了。”

    当然秦玉可不敢这么直说,直接拱了拱手:

    “令狐师兄客气了,莫说咱们五岳剑派同气连枝,就是一个路人也不能见死不救不是?”

    秦玉这话刚说完任我行就冷笑一声:

    “你这小子也学岳不群,真是个路人中了寒毒你倒会救他?普通百姓谁会中寒毒,假仁假义,若是路人,那便由他去死!!!”

    任我行说得实在,秦玉尴尬地笑了笑:

    “嘿嘿,任教主说得也有道理。”

    任我行笑道:

    “你小子也不必不好意思,若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冲儿是老夫的女婿,你救了冲儿命,就是你什么都不要老夫也要赏你。”

    任我行一口一个冲儿、一口一个女婿,令狐冲倒没啥,大老爷们厚脸皮,任盈盈却已然是满脸绯红,娇嗔着推了任我行一把,头却已然埋进了令狐冲的臂弯,向问天哈哈大笑:

    “大小姐一边害羞,一边还往令狐兄弟怀里钻,也不知是真害羞还是假害羞――这位秦兄弟,你若是真有什么想要的就跟教主说,于你救不救令狐兄弟无关,你这人教主喜欢,就算你什么都没做,教主也不能亏待你。”

    秦玉一听这特么是在拉拢自己啊,这群老家伙果然是要拉杆子起义的,这就开始拉拢帮手了,秦玉一想也不矫情,一抱拳:

    “不瞒诸位,真人不说假话,小子救令狐师兄的确也有所图,只是小子所图成与不成与是否帮助诸位无关,令狐师兄不肯,小子也不会强求,更不会一走了之甚至反戈相击。”

    秦玉说完这话多少有些忐忑,怕自己万一实话实说会不会激怒这几个人,毕竟不是谁都有勇气在别人对你的义举感恩戴德的时候告诉对方小爷帮你是为了要好处的,虽然秦玉也说了我就是随便要一下,就算你不给我也照样帮你,但终究这事动机就挺不纯。

    结果令秦玉惊讶的是,非但三个土生土长的日月神教人没把秦玉的话当回事、甚至还表示理解,就连令狐冲这个名门正派的大弟子也没当回事,反倒和其他三人一样,对秦玉的坦荡产生了赞许之色,秦玉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心说这次可算是赌对了,这些魔头还真就好这个调调,喜欢你说实话,越坏的事越喜欢你实话实说,这是不是和正派喜欢说道貌岸然的假话一个道理啊?

    任我行点了点头:

    “那便说说,既然是怕冲儿不肯,那可是为了【辟邪剑谱】?”

    秦玉心说老子都没准备把你们交给东方不败换【葵花宝典】呢,还能贪图个阉割版的【辟邪剑谱】?再说了,小爷都知道那剑谱在你师父伪君子岳不群手里,还会在你这贪图么?要是想要【辟邪剑谱】小爷就跟着岳不群他们走了。

    不过话说如此,【辟邪剑谱】的确是一个比较正常的理由,秦玉随即笑了笑:

    “那等凶物小子并不贪图,更何况林家远图公武功盖世,子孙却一个比一个无能,足以见得林家这传世剑谱并非如人传说的那般神妙,就算那【辟邪剑谱】真的神妙无比,或许也有些不可告人的猫腻,否则林家子孙又怎能练得如此不堪?”

    秦玉这就等于是变向说【辟邪剑谱】需要自宫了,任我行等人点了点头,显然是等着秦玉说下文,秦玉也不矫情,大大方方地说道:

    “其实小子所图只为令狐师兄的一门绝学――”

    说到这秦玉停了下来,微笑不语,剩下一脸惊讶的令狐冲接道:

    “――你想要【独孤九剑】?!”

    任我行这一帮人全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