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侠与地下城 > 四百七十九、脱困(一)

四百七十九、脱困(一)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赢了三场比斗,这些正派大佬们就要放任我行一行人下山,这是本来就说好的,而且现在这些正派大佬们也丝毫没有阻拦任我行等人的意思,除了那个瘫倒在地的左冷禅,如果这货还有精力阻止任我行等人下山的话,事实上左冷禅现在是相当虚弱――两个十三太保被他亲手拍死了,被秦玉一拳轰成这样,就只好由两个小沙弥代替十三太保把左冷禅扶起来。: 3w

    左冷禅到现在也还没想明白一个明显身具阴寒内力的家伙是怎么轰出炽烈的阳属性内力的,虽然刚才也用【圣火令】劈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火光,但左冷禅认为那显然是借助了外力完成的,比如硝石火药什么的。

    事实上不光左冷禅,就连这满屋子的大高手们也没想明白,这小子身上的奇经八脉到底是怎么长的,阴阳内力同修的后果是走火入魔、经脉寸断这就跟不能在吃生石灰的时候和凉水一样明显――当然了,也不能没事瞎吃生石灰玩

    甭说是像秦玉这样跟看电视换台一样几分钟一换了,就是像左冷禅这样修炼了一辈子【寒冰真气】的内功大师偶尔换一下阳属性的【火焰刀】、【九阳神功】什么的练练都可能爆阳――哦对不起,是经脉寸断而亡,要是真有一本【九阳神功】给左冷禅练,要是想不爆咳咳,经脉寸断,除非先散尽一身【寒冰真气】才行。

    总之在秦玉身上出现了极其违和的一幕,这一拳打出的火光直接震碎了众人原本的武学观,已经开始由传统武侠向玄幻流转变了。

    其实这也就是张三丰死太久了、【太极内劲】失传了不少。否则别人不敢说。冲虚肯定一下就能看出来。这特么就是把【太极内劲】转换成了阳属性、轰出一记蕴含着阳炎内力的【太极拳】而已。

    当然秦玉也用不着解释,保持一下神秘感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现在最让秦玉头疼的就是这个任务没有完成的问题,明明已经为任我行赢得了比斗、获得了下少室山的资格,怎么就不能完成任务呢?不是说护送任我行下山就算完成任务么?秦玉又打开任务栏看了一遍:

    “帮助令狐冲脱困”(见前文,最早的任务描述是助令狐冲脱困而非帮助任我行下山)

    秦玉陡然梦醒,可不是么,帮助令狐冲脱困。不是赢得下山的资格或者什么,甚至和任我行没什么关系,只是秦玉第一次看到帮助令狐冲脱困开始就把这件事和下山联系到了一起,此后就先入为主地认为这任务就是下山了,其实和特么下山没有任何关系,完完全全就是帮助令狐冲脱困,只要令狐冲脱困就行,甭说任我行、向问天,就算是任盈盈香消玉损了,只要令狐冲不寻短见乖乖脱困。这事也都算完了。

    想到这秦玉不禁一阵后怕,这特么要是当时没救令狐冲让他死在左冷禅手里了。自己这任务不就废了?得亏自己刚才还寻思顺手救令狐冲一把,果然是勤快点不吃亏啊。

    也就是说现在令狐冲还没脱困呢?还有什么事能困住令狐冲呢?这这大佬们都发话了,任我行赢了,可以下去了。

    秦玉左思右想,最后好像是明白了,是赢了,可以下山了,但也就是说可以下山了,可以,不是已经下山了不都说管杀不管埋么?这特么还得送佛送到西么?难道还有什么别的猫腻?不会是等会下山的时候遇到那几个闵老二、卢老六什么的会对令狐冲产生威胁吧?

    不过想想还真有可能,现在这四个人里全乎的就向问天和任盈盈,任盈盈还是个可以忽略不计的战斗力,所以原本那几个被令狐冲随便料理掉的几个日月神教爪牙反而还真得成威胁,可就算这也不会是什么太大难度的任务吧?秦玉隐隐感觉有点问题,该不会是东方不败亲自出马吧?那特么还打个屁啊?直接任务失败算了。

    想到这秦玉不由得有点头皮发麻,真万一是东方不败那可咋办啊?要不然求求东方不败、给自己发布个任务,临阵反水把任我行他们干掉,奖励自己一招半式【葵花宝典】什么的?

    嘿,这【葵花宝典】要是学去了那可好了嘿,天下第一魔功,别的不说那速度加成不得爆表啊?这样一来妥妥修七打不过自己,【太极拳】、【太极剑】、【太极内劲】、【凌波微步】外加【葵花宝典】,这五大绝学房子一起还干不过一个修七么?

    秦玉正yy着呢,忽然想到一件相当不靠谱的事:

    ――学【葵花宝典】得先自那个啥宫

    想到这秦玉顿时哭丧起了脸,这特么就是把人往正道上逼啊,想干坏人都干不了,虽说在游戏里割一刀不会对游戏外的生理功能产生影响,但万一对自己产生心理影响呢?一下不举了跟聂明宇似的,再牛13也白扯啊,更何况万一以后游戏外把文小叨拿下吃掉了,小姑娘想在游戏里跟自己体验一下新奇刺激的网络那个啥,自己还能用么?

    想了想秦玉只好放弃了投诚黑木崖的念头,还是老老实实跟着任我行干吧,这老小子还是挺有前途的,至少在书里东山再起、过望过来了。

    秦玉合计来合计去,其实也就在任我行运功疗伤那一块会有点凶险,别的到都没什么,实在不行到时候自己直接挖个坑把令狐冲和任我行都埋了,让那些日月神教的爪牙哪也找不到人,把这一节翻过去就完事。

    想到这秦玉跟莫大叙了几句旧,又和冲虚说了几句武当的事,答应以后肯定帮忙重振武当――当然了,什么时候重振那就得看玉哥哥什么时候【侠道天书】冷却了、自己也有想法进《笑傲江湖》了再说吧。

    还是赶紧把令狐冲送走吧,只要把这任务拖完成自己就撤。

    交待完毕之后秦玉谁也没搭理,连自己比较崇拜的方证大师以及有过sex幻想的轻熟女宁中则都没搭理,跟着任我行一行人就下山了――当然了,方证大师还因为秦玉骗自己拍死了余沧海这事有点耿耿于怀,老爷子道行再深、再看透世情也得多少有点心理障碍吧?因此方证大师也没回头搭理秦玉,而是看左冷禅的伤势去了。

    “小子行啊,知道老夫的弱点,你是怎么知道骗老夫吸阴寒内力的?”

    任我行赞许第点了点头,那样子好像看女婿似的,看得秦玉一阵头皮发麻,秦玉讪讪一笑,心说总不能告诉你小爷提前看了原著、知道左冷禅用这一招对付你有效吧?这怎么说也有点作弊的意思,不过回头一想,自己两记【太极拳】先后放翻了任我行和左冷禅两大宗师,这就等于干翻了前日月神教和现在的嵩山派,啧啧,这多大的本事啊,这么一想秦玉也自信了起来:

    “小子多少了解点【吸星**】的原理,知道阴寒内力不好化解。”

    “你小小年纪倒知道不少,那你那用剑使出的【吸星**】法门是什么?老夫可不信你真会【吸星**】。”

    秦玉这么一说连任盈盈和向问天也好奇了,注意力也集中了过来,令狐冲半死不活地躺在向问天拽着的拖车上,半死不活地哼哼着:

    “冷啊”

    秦玉挠了挠头:

    “什么都骗不过任教主,小子这招的确不是【吸星**】,只是小子这剑有些诡异,能吸人内力,不过定然和教主的【吸星**】没得比,雕虫小技、掩人耳目而已。”

    “哦?还有这等神兵”

    任我行欲言又止,显然是想看看秦玉能吸人内力的长剑,不过随即一想习武之人自己的随身兵器就是第二条生命,不能随意借看的,而自己又和对方只是刚认识而已,任我行还不认为秦玉能信任自己到这个程度,秦玉也明白了任我行的意思,虽说这任我行看着不拘小节、恣意妄为,但在大事上还是相当有头脑的,心也比较细,这让秦玉又对任我行产生了不少的好感,随即把【琴心剑】递了过去:

    “请任教主帮小子看看,这剑还有何用?小子得此剑已久,却总不能尽其所能。”

    秦玉这一下子也是在表示对任我行的信任,这几乎等于把自己一半的身家性命扔给任我行了,还有比这更信任的吗?任我行表示理解地微微一笑,接过【琴心剑】来回打量了一下,又弹了弹剑锋,把剑递还给秦玉:

    “声若龙吟,不是凡品,老夫年少时见过一柄玄铁宝剑,倒与你这剑有几分相似。”

    “玄铁宝剑?”

    秦玉沉吟道,隐约好像想起了什么,这时躺在拖车里的令狐冲忽然一声呻吟,随即哆嗦着喊道:

    “冷冷!!!我好冷!!!师娘!!!我好冷!!!”

    向问天赶紧放下拖车走到令狐冲跟前,一搭令狐冲手腕,却像被烫了一下把手放开,随手把一团内力轰出体外,轰在一颗枯树上,只见枯树表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满了冰棱,竟然被冻住了,还没等秦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向问天就一脸担忧地说道:

    “坏了,令狐兄弟寒毒发作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