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侠与地下城 > 两百六十五 满意归来

两百六十五 满意归来

热门推荐:《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主宰之王》 《大魏王侯》 《异世傲天》 
    ps:

    感谢书友@gasboy @浪客钩心 的月票以及评价票支持。

    秦玉被文墨轩一通刁难,甚至被逼到要打赌定胜负的地步,最后却凭借“自己就是当初娃娃亲的另一半”这个杀手锏干倒了文墨轩,彻底把文墨轩给搞被动了,面对自己已然中招的现实,文墨轩得表态啊,于是中将大人很光棍地赖账了:

    “这事,还是不行!!!”

    啥? 就这么明目张胆地赖账,中将大人,这样做人很容易没朋友的,一屋子人面面相觑,小刘更是整个人都傻了:

    “真得想办法关个禁闭了”

    “爸!!!”

    文小叨都带出哭腔了,苏曼娘也是一脸的不解,这老头子平时不这样啊,这是怎么今天?以前为了让雯雯跟老秦家那小子办法都想绝了,现在秦玉自己找上门来了,却不同意了是怎么回事?

    秦玉则一言不发地盯着文墨轩,表情极其严肃。

    吓得秃老李在旁边急得直搓手,眼睛不停地在秦玉的手和桌上的烟灰缸之间转悠,秦玉这种表情通常都代表着极度愤怒,秃老李生怕这愣小子一激动给未来老丈人一实惠的,万一见了血中将大人一梭子子弹打过来可毁了――这特么都哪跟哪呢?

    文墨轩看着文小叨,一脸的冷意,缓缓说道:

    “我的女儿,就得我说算”

    文小叨怒气冲冲地哼了一声,转过去不搭理文墨轩,秦玉走过去轻轻拍了拍文小叨的肩膀,苏曼娘皱着眉头:

    “老文,你这是发得哪门子疯啊?!”

    文墨轩一瞪眼:

    “我发什么疯?让秦三响亲自拎着茅台来赔礼道歉这事才算完也是发疯?”

    “啊?!”

    整间屋子里的人心里又是一抽打,中将大人,这么玩的话更容易没朋友的,朋友都被你吓死了好不好?苏曼娘直接给了文墨轩一个白眼,嘴里念叨着老不正经。文小叨则瞬间眉开眼笑,剩下三个爷们则不约而同地长长出了一口气,只是各怀鬼胎:

    “吓死小爷了,媳妇还是小爷的!!!”

    ――这是秦玉;

    “蛋碎啊。无不无聊,还中将呢,得亏玉哥哥没暴走。”

    ――这是秃老李;

    “呼不用想办法找禁闭了”

    ――好吧,小刘同志终于解脱了

    看着一群人神态各异,文墨轩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心说你早说你是秦三响的儿子不就行了?非得绕这么个圈?

    不过随即也明白为什么秦玉要这样转个大弯,文墨轩自己也承认,对于秦玉和文小叨同时逃婚的事,自己心里还是很有气的,为此还把秦凤鸣大骂了一顿。当然,是在秦凤鸣主动承认错误说儿子跑了时,文墨轩没好意思说自己女儿也跑了。

    因此一直以来秦凤鸣都以为是自己儿子对不起老文家,压根就没想“蚊子”那个乖巧的女儿竟然也会逃婚。

    ――“蚊子”自然就是文墨轩的外号了,和“秦三响”是秦凤鸣的外号一样。

    文墨轩被称为“蚊子”除了谐音之外还有这位将领在战场上、甚至为人处世时犀利而又一针见血的作风,至于“秦三响”,则是因为秦凤鸣经常在战前动员时说这么一句话:

    “打不打的赢先来三响听听!!!”

    但事实上秦凤鸣并不像看起来那么毫无章法、愣头青一个,而是胆大心细的典型,这种话糙理不糙的战前动员自然就是他天才政治细胞的体现了,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大头兵就认这种简单粗暴的大道理。

    当年在西南文墨轩是和秦凤鸣搭班子的。也是在那个时候建立了深厚的情谊,文墨轩师长、秦凤鸣政委,干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总之这事文墨轩是铁了心要黑自己的老政委了,说白了就是一定要秦凤鸣来昆明看看自己,说起来俩人也有好几年没见了,至于孩子们的婚事。其实就是个说辞,以文墨轩的身份又怎么能为难一群后辈呢?

    原本似乎棘手的问题就这么有惊无险地解决了,不得不说这次来昆明大家都收获不小:

    秦玉和文小叨收获了合理合法的爱情;

    苏曼娘则去了一块压在心头几年的心病;

    文墨轩不但把女儿女婿拐带全了、还在无量女婿地配合下唬得秦凤鸣一愣一愣的,听说儿子上门提亲了,狂喜之下答应年底一定去文家谢罪。当然还不忘在电话里狠狠夸自己儿子几句――“小王八蛋”

    而秃老李则收获了各种丰硕的美食,之后的汽锅鸡、凉米线、竹节虫、全菌宴简直要把秃老李吃得挪不动地方了,如果不是秦玉拽着耳朵拖上了飞机,恐怕真就不回来了;

    至于小刘这货收获的可不只是一个“风雪天都”的生活玩家名额而已,还有文墨轩临出门前的一句话:

    “你刚才说谁窦娥了?”

    老爷子的耳朵要不要这么好使啊?小刘原本轻松了的心情立马又沉重了:

    “要不关禁闭也行啊”

    皆大欢喜,三人结束了三天的昆明之旅,在苏曼娘恋恋不舍的目光和大包小裹的土特产中登上了返回哈尔滨的航班。

    到了家谁也没好意思进屋,事实上几天没正经上游戏,三人心里都一样的心急火燎,却又都不好意思表现出来让人说自己沉迷游戏,三人坐在客厅里一人拿着一个昆明特产的人参果心不在焉地啃着,期待着有谁能第一个站出来结束这种“相思之苦”的折磨。

    不得不说,秦玉还是比较爷们的,第一个站了起来:

    “那个,秃老李,想玩游戏赶紧回你屋吧,你忍不住了吧?”

    嘿,这丫的损的,秃老李恨得牙根痒痒。还以为这货要主动打破僵局呢,敢情是让自己当出头鸟呢,当即一甩头:

    “不想,一点也不想。”

    “那你在这看着家吧。我和雯雯去玩了,走,媳妇。”

    说着秦玉向文小叨摆了摆手,文小叨就等着有人说句话呢,当时不用秦玉招呼第二遍,一溜烟钻自己屋里去了,秦玉也直接进了屋,剩下秃老李一人坐在客厅里发呆:

    “这特么就玩我一人是吧?卧槽劳资不干了,太欺负人了!!!”

    说着,秃老李带着一脸的义愤填膺。略感庆幸地冲上楼

    “您的【锻造术】已经升级,当前级别――【专家级】。”

    上线第一件事,秦玉就在状态栏中找到了这么一句话,包裹里的材料已经消耗殆尽,只剩下一剁一剁亮晶晶的箭矢。整整齐齐地躺在包裹中,静待秦玉的检阅。

    “遣散”了正在挂机祈祷的“十八地狱”圣武士――因为挂机秦玉叫不起来,只好用踹的,这样会让游戏仓发出提示――秦玉先给秃老李发了个私聊,果不其然这货很没脸地上线了:

    “专家级了,有配方不?――你不是在客厅看家么?”

    “滚滚滚,我要监督你。防止你沉迷――专家级了?哪搞配方啊,得是史诗级的才行,你这是要转职游戏平衡破坏者么?”

    “别解释,是你沉迷了――我破坏啥平衡了?”

    秦玉显然还没理解【专家级锻造术】的内涵所在――史诗级配方!!!

    从【专家级锻造术】开始,玩家就可以制造史诗物品了,也就是说。一些出现在各个国度装备排行榜上的史诗物品即将量产,这就会使整个游戏的装备档次发生大幅提升。

    当然这只是玩家普遍晋级【专家级锻造术】的情形,而现在其他玩家摸到【高级锻造术】的都没几个,也就是说秦玉是唯一能量产史诗物品的玩家。

    一旦秦玉和一个或几个公会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和他们合作为他们量产史诗物品的话,那就会造成这些个公会和其它公会、包括和游戏整体装备水准间的距离被大幅度放大。甚至可能是无法弥补的差距,

    ――这不是在破坏游戏平衡又是什么?

    “等我问问,上次杀督瑞尔是昨天我没去,不知道掉了什么,你也问问‘十八地狱’那边,他们进度和我们差不多。”

    “你到底是不是天都的啊?胳膊肘净往外拐。”

    “我追求的是真理。”

    “滚蛋吧你。”

    秦玉挂了私聊,觉得秃老李说的也有道理,是该跟“十八地狱”联系一下,万一有个史诗级配方,自己就又能大赚一笔了,其实倒不是秦玉多贪财,老爹那么大个官家里又怎么能缺钱?

    只是一来秦玉近期还真需要点钱,自己就从来没有跟家里伸手的习惯,二来么,钱这么好赚,不赚那不是傻子么?

    那就问问吧,秦玉从私聊列表里把都市王给揪了出来:

    “嘛呢?”

    还是这句开场白,还好都市王不像修七对这种开场白完全无视,而是客客气气地回答了一句:

    “哟,回来了?正货场扫货呢,咋了?”

    “没啥事,就问问。”

    都市王就是脾气再好也没法淡定了:

    “你丫无聊啊,到底啥事?”

    “就想问问你,有史诗级的锻造配方么?”

    “史诗级啊,倒是啥?你【锻造术】专家了?!”

    都市王当时就是“嗷”地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