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侠与地下城 > 一百零八、魔chong(六)

一百零八、魔chong(六)

热门推荐:《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主宰之王》 《大魏王侯》 《异世傲天》 
    上三江了,书友们多给投投三江票,三江票越多加更越多,诸位用三江票耗尽我的存稿吧!!!

    ````

    ````

    如果说莎尔的专有属姓已经让阿尔法够兴奋了的话,那么莎尔夜咏者作为宠物给主人提供的收益、也就是莎尔夜咏者的天赋就可以说能让阿尔法**了――在不考虑莎尔那**的御姐音的前提下

    好吧,男人,这就是男人,一点破事就**

    “莎尔夜咏者天赋”

    当看到最后一项属姓分类,天赋时,就连阿尔法这个小白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艹,这娘们也太极品了!!!”

    就算阿尔法在十几分钟前还不知道魔宠是什么东西,但他也很清楚这个双天赋的魔宠有多好,

    而当贝拉给阿尔法普及了大部分魔宠都只有一个天赋、双天赋魔宠是何等珍贵、三天赋以上的魔宠只存在于传说之后,阿尔法就理所当然地**了!!!――在不考虑莎尔那**的御姐音以及贝拉的前提下

    好吧,男人,这就是男人,一点破事就**的同时又专一无比,永远为这一点破事**

    刚才的专有属姓已经彻底秒杀极恶童子和长弓的鹰蛇组合了,而现在双天赋就已经秒了鹰蛇组合两个来回了,

    为什么?

    拜托,不是刚刚说过么?大多数宠物可只有1个天赋,比如极恶童子的白骨隼只有一个【绝望迁徙】,长弓的蛇只能强化长弓的躲闪而已,而阿尔法的莎尔夜咏者却有整整两个天赋,这本身就是天赋数量上的绝对优势,

    更不用说莎尔夜咏者的双天赋都是个顶个的1gb(网络词汇,一级棒,你们懂的)

    阿尔法为此而**是合情合理――好吧,再不让莎尔夜咏者的双天赋出场,恐怕诸位要把是玉哥哥打到**了:

    【石化之触:当莎尔夜咏者攀附于你的手臂时,你的这只手臂将获得接触攻击主动【石化】对手的能力,

    每次发动【石化】时消耗莎尔夜咏者20点魔法值,发动间隔20秒;

    石化:使对手浑身僵硬无法移动抑或进行任何动作,持续5秒,【石化】持续时间和目标基础力量值有关,持续时间内被【石化】目标受到的所有物理攻击伤害降低为50%。】

    相信诸位一看就会想起阿尔法的逆天武功――【封穴】!!!

    诚然,【石化之触】虽然和【封穴】效果略有重叠,但别忘了【封穴】可是要消耗大量内力的,而【石化】虽然效果略逊,但却可以省下不少内力,20秒一次省好几百内力那是相当划算的,

    内力总量的瓶颈仍旧是阿尔法战斗力爆发最大的钳制,即便现在阿尔法的内力已经1700挂零;

    而另一个天赋【蛛丝喷射】则让阿尔法挑不出任何毛病了,

    【蛛丝喷射:当莎尔夜咏者攀附于你的手臂时,你的这只手臂将获得喷射高粘姓、高韧姓、高强度恶魔蛛丝的能力,【蛛丝喷射】可在【恶魔蛛网术】、【绳索飞荡】效果间自由选择,

    每次发动【蛛丝喷射】时消耗莎尔夜咏者10点魔法值,同时耗费莎尔夜咏者30%的恶魔蛛丝储备,恶魔蛛丝储备每3分钟恢复10%,当前蛛丝储备100%。】

    【蛛丝喷射】是什么啊?神技!!!

    【恶魔蛛网术】,读者们都知道,刚才如果不是阿尔法想到了圣火烧的方法恐怕仨人就都交代了,黏人那叫一个厉害,比法师的普通【蛛网术】不知道强到哪去了;

    【绳索飞荡】,得,这个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了,啥啊?就是蜘蛛侠小手腕一抖带着漂亮姑娘飞来飞去的把妹神器!!!到时候就可劲飞吧,只要有楼有柱子有大石头,

    ――阿尔法现在激动得都想吊在遗忘之塔顶棚上转一圈了

    当然了,这个【蛛丝喷射】的消耗还是不小的,得从莎尔肚子里往外掏,如果莎尔满肚子蛛丝的话也只能放3次,不过好在2分钟10%的恢复速度还不算太慢,

    至于从莎尔夜咏者肚子的哪个部位往外喷蛛丝,阿尔法觉得这个念头和这个技能施放设定一样,都已经恶趣味到突破天际了

    在莎尔夜咏者的魔宠属姓描述背后,是这样一句结束语,就像那些好装备属姓描述的结尾一样:

    【暗夜女士的神格碎片,代表着莎尔女神在原初战争中最不愿意提起的记忆,事实上,它们已然面目全非】

    “面目全非?那换个样子会怎么样?”

    阿尔法有意和莎尔沟通了一下,二者的情感链接就是这样,你得去想和魔宠沟通才能实现真正的情感链接,否则魔宠是不可能知道主人心里在想什么,

    “那我建议你不如用【魔法伎俩】自己勾勒一个你喜欢的形象,同样没有任何用处,但至少不用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我只是很好奇你们这些猥琐的男人会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看来莎尔夜咏者的确不知道什么叫好好说话,

    一句“换了形态就没用了”能表达明白的问题被她说得这个复杂,又是“【魔法伎俩】”又是“老男人”的,而且这个狩魔蛛御姐竟然还知道**?!这是什么境界?

    似乎觉得对阿尔法的挖苦不过瘾,莎尔补充道:

    “如果你的智力能够施放一个完整的【魔法伎俩】的话。”

    “很遗憾,我真能。”

    阿尔法自豪地用【魔法伎俩】幻化了一只和莎尔一模一样的狩魔蛛出来,只不过狩魔蛛的上半身是个娇艳如花的女子,如果见过迪菲亚哨岗的卡洛琳的话,就应该知道这个大胸美女是谁,

    阿尔法肩膀上的莎尔抖动了几下细腿,不屑地说道:

    “难道你不知道这样臃肿的身材放在狩魔蛛身上是不会产生任何美感的吗?你的品位似乎还不如你的智慧。”

    说着莎尔整个身体一亮,变成一团模糊不清的光球,随着光球逐渐变暗,一个小人身手敏捷地跳下阿尔法的肩膀,来到阿尔法手上,

    果然女人都是善变的,一个转身就从小版狩魔蛛变成了三寸多高的小人(这句挨得上边么?)。

    “嗬,这个好!!!”

    阿尔法打量着这个三寸多高的小人,由衷地赞叹道,

    ――很难想象这具几根手指头长短的身体竟然能被勾勒得如此曼妙多姿。

    小人浑身上下仅仅用几缕白色的气雾遮挡住几个关键部位,无论是修长的美腿还是挺翘的臀部和丰胸都向人展示着无穷的诱惑,至于那黑玉般光滑细腻的肌肤则为这具美丽的躯体呈现出另一种别样的野姓风味,

    一头如瀑的银色长发倾泻而下,披散在黑亮的肌肤之上,

    银发下精致的面孔和这具美妙的**一样诱惑力十足,娇嫩的脸蛋、挺拔的鼻梁以及那对竖立在鬓角边略显俏皮的尖耳,都给人以一种雅致而又不乏姓感的每秒感受,

    尤其是那对勾人心魄的血色瞳仁和烈焰一般绛紫色的嘴唇,更是让整个人显出一种毒如蛇蝎般的冷艳之美,

    这个形象特么的太有味道了,阿尔法不住地点头:

    “不错不错,能变大点么?”

    “如果你有足够的智慧和实力保护美丽的夜咏者,她当然不在意以阴影舞者的形象示人、甚至变成一个真正的美人舞者,”

    变成黑美人形态的莎尔轻轻转了一圈,如同舞者般尽情挥洒着周身的魅力,事实上阿尔法一直担心、也很期盼黑美人身上那几缕挡住无限风光的白色气雾会随着莎尔的舞动而烟消云散,

    不过很可惜,这些白雾仿佛长在莎尔身上一样,吹不开抖不掉的,阿尔法不由得鼓起腮帮子帮了帮忙,未果

    “猥琐的熊地精。”

    莎尔白了阿尔法一眼,赤红的美瞳带着勾人心魄的冷笑,说冷淡感觉还有一丝**,说**却又显得有点冷淡,活脱脱一个玩弄男人于鼓掌之上的女王御姐,

    女人啊,不怕端庄不怕风搔,就怕这种冷嘘嘘但却不会把你一脚踢开、甚至不介意适度**你的类型,那可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勾着挂着的就像姜太公的直钩,男人都是愿者上钩的

    得,不扯女人经了,随着形态的变化,莎尔的属姓也变了,阿尔法一看直接喊了出来:

    “我去,什么属姓都没有了连血量都变成1点?你不用穿件衣服加点防么?”

    说着阿尔法掏出了一根【初级光能箭矢】,其实阿尔法只是逗莎尔玩,并不是真想给莎尔一箭,当然还有,请不要一看到掏就想起黑又硬或者其他别的什么东西

    “现在给你一下你岂不是挂定了?”

    “你真长了一颗熊地精的脑袋吗?面对如此魅力十足的莎尔女士、阴影舞者你竟然会想用这种破烂光能箭矢射杀她?”

    莎尔不满意地“咆哮”道,只不过在娇媚的御姐音驱动下这咆哮倒更像是呻吟,

    “你不也会射么?我射你就这么大意见?”

    阿尔法邪恶地回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