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玩人生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官帽椅

第二百九十六章 官帽椅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二天,于立飞把吴文古也请了过来……ybdu。刚开始吴文古并不是很愿意,于立飞虽然买了别墅,可是那里的风景再优美,也没有自己的研究要紧。可是当他得知,于立飞从阳城文物公司撬了三千多件古玩回来,他马上改变了主意,催促着于立飞早点过去接他。

    严礼强见到吴文古之后,马上就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吴文古后面,跟他拿着放大镜、强光手电筒等物。看到吴文古好像对每一件古玩都露出满意的神情,严礼强好像也对于立飞有了无比的信心。

    “吴老,立飞的这批古玩怎么样?”严礼强见于立飞离得远,轻声问。

    “都不错,至少我看了这么久,还没有看到一件赝品。”吴文古点了点头。只是这里面的古玩,精品不多,大多都是明清两代的,而尤其以清代的物件居多。吴文古并不知道,于立飞回潭州的第一天,就把所有贵重的古玩,全部放到了地下室里。

    今天刘勇辉和胡新君也会来,于立飞自然不好把吴文古请到地下室里。但只要有机会,他肯定会请吴文古去欣赏。吴文古对待古玩的态度是,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这样的态度,才是一个考古学家应该有的态度。

    “真的?”严礼强大是意外。这么多的古玩,就算于立飞生了一双火眼金睛,也不可能不打眼吧?不要说于立飞,就算是吴文古,一下子买进这么多古玩,怎么可能不偶尔打眼?毕竟于立飞才去了阳城三天时间,有些古玩甚至都没有时间去鉴定吧?

    “怎么,不相信我?”吴文古看了严礼强一眼,似笑非笑的说。

    其实吴文古也觉得很诧异,按说于立飞一下子上了这么多货。怎么说也应该有一定比例的赝品才对。但是他现在看了差不多二十件古玩,无一是赝品。而且很多古玩,他只是看一眼,基本上就能断定是真品无疑,也就没有浪费时间去做鉴定。

    “我怎么敢呢。”严礼强讪笑着说,吴文古的脾气又怪又倔,很多时候都是看心情办事。要是得罪了他,说不定以后再想找他鉴定古玩,就会吃闭门羹。

    “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再找别人看看。”吴文古说道。其实他也想找一件赝品看看。可是经他过手的古玩,已经有好几十件。除了一些明清仿的瓷器和木雕漆器之外,就只有民国的一些仿品。仿品跟赝品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仿品光明正大,赝品偷梁换柱。

    “吴老就是权威,我就算不相信自己,也不能不相信你啊。”严礼强微笑着说。

    “怎么,这么多古玩摆在面前,是何感觉?”吴文古调侃道。严礼强虽然是亿万富翁,可是对古玩的痴迷比一般人更甚。恐怕看着这么多古玩,想全部拥有吧。

    “想搬到我家去。”严礼强如实说道。他甚至都没有看到这些古玩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算你老实,立飞是怎么跟你说的?”吴文古笑了笑。问。

    “所有的品种,他都会给我挑两样。”严礼强得意的说。

    “怪不得你一点也不着急。”吴文古笑了笑。

    “吴老,你说现在这客厅里最贵重的是哪一件?”严礼强跟着吴文古,见他看的要么是瓷器。要么是漆器。

    “暂时是那把椅子。”吴文古指着摆在客厅正中间的一把官帽椅,刚才那把椅子他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马上就能断定。这是明末的。这把椅子在古玩圈子里,至少都要值二十万以上,如果上拍卖会,估计还能翻一番。

    “那把椅子是紫檀还是红木?”严礼强马上问,并且饶有兴趣的走了过去。

    “黄花梨的,价格不便宜,你可别坐坏了。”吴文古说道,虽然古人的工艺和用材都是无需怀疑的,可传世下来,要是有人没有保养好,很有可能就会出问题。严礼强一屁股坐上去,搞不好就会坐坏这把椅子。

    “得多少钱?”严礼强问。

    “这你得去问立飞,毕竟这椅子是他的。”吴文古笑吟吟着说。

    胡新君和刘勇辉来了之后,看到吴文古,也很是高兴。特别是刘勇辉,如果吴文古出现在这里,那这里的古玩出现赝品的几率就会大大降低。吴文古是一个真正的学者,他从来不会为五斗米折腰。

    可是吴文古对刘勇辉并不热情,只是点头示意之后,就开始去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而于立飞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和刘勇辉来了,也自然迎了过来。严礼强因为跟刘勇辉以前的关系,自然也没有再给吴文古当跟班。少了他,吴文古更是满意,他的耳根子总算能清静了。

    “于老板,你这里的东西还真不少嘛。”刘勇辉背着手,到处看了看,他虽然不算是鉴定专家,可是玩了这么多年,对家具还是有一点心得的。他的目光随意一扫,也一眼就看到摆在客厅中的那把黄花梨官帽椅。他马上走过去,转着官帽椅转了两圈,口里啧啧有声,连声说好东西、好东西。

    我国古代的椅子形制,除了圈椅、清式扶手椅,还有这种“官帽椅”,而这种官帽椅,可能是我国椅具中,最为舒展的一种。我国历史上的椅子,大部分都在宋朝定型。而官帽椅的名称,也来出自于宋朝。

    什么是官帽椅?指的是搭脑两头伸出的地方,像宋代的官帽。如果看过包青天的,就会注意到,宋代的官帽旁边有两个大的帽翅。官帽椅就取这个形象来命名,看到椅子后面靠头的最顶端,如果是伸出头的,就是官帽椅。

    官帽椅还有一个俗名:“四出头”。这里的“头”,指的是搭脑的两头和扶手的两头。这四个位置都伸出一个头,就叫四出头。还有一种两头头,或者是扶手的两端不出头,又或者是搭脑的两端不出头。当然,这些都是特例,比较少见。

    还有一种,四个地方都不出头的椅子,扶手和搭脑的两端都变得非常圆润,这叫:“南官帽椅”。

    “可惜,只有一把,如果能凑成一对,再加上案几,那就完美了。”严礼强叹道。

    “能找到一把已经殊为难得,其实强哥,这把官帽椅如果放在书房,再摆一张黄花梨的书桌,那才是真正的完美。”于立飞微笑着说,这样的好东西,只要阳城文物公司有的,他肯定不会放过。

    在古时众多的中式家具中,官帽椅是以其高大、简约、线条流畅著称的。虽然它的椅面、腿等下部结构都是以直线为主,但是上部椅背、搭脑、扶手乃至竖枨、鹅脖都充满了灵动的气息。几百年来如潺潺流水缓缓地流淌,端庄、大气,不管在古在今,在厅堂还是在书房,从容坐镇,安定祥和。

    “是啊,有了官帽椅,自然就得配书桌。于老板,你这是里有么?”刘勇辉问。他的书房已经有屏风和八仙桌,但如果能有一张长条桌,就真的是完美。

    “我倒是想买几张回来,可是那样的东西,可遇而不可求。”于立飞无奈的说道。其实黄花梨的书桌、几案、长条,他都有。只不过都放在地下室里,刘勇辉对这把官帽椅非常有兴趣,这一点瞎子都看得出来。

    这把官帽椅,阳城文物公司对外的价格是十八万元。他从阳城拉回来,虽然打了个七点五折左右,可是加上运费的话,至少也要十四万多。如果再送一张黄花梨的桌子给刘勇辉,那代价就实在太大了。公安局东城分局的局长之位,好像并不值这么多钱。

    “没关系,能有一张就不错了,不知道于老板能不能割爱?”刘勇辉指着这把官帽奇,问。

    “我是开古玩店的,只要价格能谈得拢,自然愿意出手。”于立飞想了想,大有深意的看了胡新君一眼,沉吟道。

    “多少钱?”刘勇辉随口问。

    “三十五万。”于立飞缓缓的说道。

    “三十五万?这我可买不起啊。”刘勇辉留恋的看了这把官帽椅一眼,摇了摇头。但他却并没有走开,而是拿了一把放大镜,仔细的看着这把官帽椅的一切。哪怕就是一条裂缝,他也要记得清清楚楚。

    “立飞,三十五万我要了。”严礼强马上说道,三十五万买把明代官帽椅,实在划得来。

    “对不起强哥,今天你是嘉宾,暂时还不能买。”于立飞微笑着说,哪怕严礼强是买来送给刘勇辉的,他也不能成人之美。

    “立飞,这把官帽椅我要了。”胡新君突然语出惊人,他不但要买下这把椅子,还得让刘勇辉知道,这是自己买的。

    “胡局真是照顾下属,感谢胡局的慷慨。”于立飞微笑着说。

    刘勇辉听了他们的话,反而看的更仔细,他怕漏了任何一个细节。于立飞在旁边看得暗暗好笑,刘勇辉可能是不相信胡新君吧,可是以胡新君的性格,他怎么知道做旧呢?哪怕知道,也不敢在刘勇辉身上使出这样的招式啊,那不是找死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