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三百三十九章:礼物

第三百三十九章:礼物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破军正全力以赴的施展轻功,犹如电光一般在草地上急速奔走着。

    他回过头去,背后是一片黑暗。而他的目光穿过重重黑暗,确定自己的背后已是空无一人。

    破军微微吐出一口气,知晓自己终于安全了。但只要一回想起先前的情形,就依旧忍不住吓出冷汗。

    先前那人,竟然已经到了身法天象的境界,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若非那人只是玩笑之心,恐怕自己已经没了性命。这一种危险感,是他从未有过的。

    他这一生,所见过的两个最强之人,分别是绝无神与无名。

    绝无神曾拜在拳门正宗寺拳泽一门下,习得一身遇神杀神,遇鬼杀鬼的无敌拳法。

    后来偷学少林真宗的金刚不坏神功,不管是在进攻还是在防守方面,都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至于无名,更是已臻天剑的境界。那怕是他习得“杀破狼”绝技,亦不敢樱其锋芒,只能以旁门手段来暗算。

    可是,等到见识到夏云墨犹如鬼神一般的手段后。他宁愿面对的是绝无神和无名两人联手。

    所幸,现在逃出来了。

    那家伙想在应该是去追绝心、绝天两兄弟去了吧。

    “呔,此山非我开,此树非我栽,要从此路过,把命留下来。”

    夜空之中,一道惊雷忽然砸起,而在破军的前方,已经出现了一个男子。

    夏云墨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破军的前方,笑着打量着他,双手负在身后,有着说不出的风流潇洒。

    破军身子立刻停了下来,额头冷汗直冒,骂道:“妈的,老子和你无仇无怨的,你到底想要怎样。”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前面的,为什么没有察觉到。

    夏云墨笑道:“不要在意,我不过就是想要你的人头罢了。”

    破军冷哼一声,怒道:“想杀老子,就要看看你够不够格。”

    说罢,身上散发出凛然杀意。他一头白发漫天乱舞,整个人犹如神魔一般。与此同时,他已将身后的一刀一剑抽了出来。

    夏云墨笑道:“来,出手吧,使出你的杀破狼绝技。你只需要将我逼退一步,今日我就放过你的性命。”

    若非见识这“杀破狼”到底是如何的惊艳,夏云墨也懒得来追他。

    “不要小看老子啊!”

    破军咬牙,脸上青筋暴涨,愤怒与恐惧之火燃烧,已然他决然的挥出了手中的刀剑。

    只见破军脚下出现数道裂纹,石屑纷飞,整个人如同利箭一样射出,刀剑乱舞,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与力量向夏云墨杀来。

    这一招使出,四下周遭的空气都变得粘稠起来,使得夏云墨仿佛四周已经是一片尸山血海。

    寻常之人,遇到这一招,莫说是抵抗了,就是胆子也早就被吓破了。

    破军手中的刀名为天刃,又名七杀。剑则是贪狼剑,人是破军。

    七杀、贪狼、破军,三者合一。

    此招便是“杀破狼”,一式凶狠无敌的杀招。

    当年,破军自知不敌无名,便远赴东瀛,以其妻从绝无神手中换得的一式杀招。

    此招威力绝伦,经过破军数年的苦修,更是能够发挥出极为恐怖的威力,便是无名也要全力以赴。

    刀光、剑影、人形,三者本是互相分开,是三种不同的招式。

    可在此时,三者合为一体,化作一股彭拜汹涌的光团。光团中,既有刀的霸道,又有剑的锋锐,还有人的凶横,不得不说这一招的确很精彩。

    夏云墨拍了拍手,笑道:“果然是好招式,破军你虽然是个胆小的懦夫,但这一招还算不错。”

    夏云墨衣袖一挥,手中忽然就出现了一把剑,一把燃烧着的剑,这一把剑在黑夜中大放光彩,犹如一团火焰铸就的剑。

    这正是——火麟剑。

    这些天来,夏云墨闲着无聊,又从火麒麟身上弄了一些鳞片和血液来,熔铸在火麟剑上。

    火麟剑本身就是天下少有的神兵利器,在经次重新铸造一番,威力更甚当初。

    若不是因为材质有限,再多承受一些麒麟血,这火麟剑就有奔溃的倾向,夏云墨指不定还要从火麒麟身上弄一些鲜血、鳞片下来。

    望着袭来的杀破狼,夏云墨不动神色,只是静静举起了火麟剑。

    轰!

    杀破狼卷起漫天风沙,杀意已经迫在眉睫,夏云墨终于挥下了这一剑。

    刹那间,四下空气温度暴涨,给人一种如在沙漠的感觉,野草瞬间枯黄,大地干裂成块。一团火焰从火麟剑轰了出去。

    这火焰快速变形,竟然化作一头火麒麟,张开大口朝着“杀破狼”吞噬而去。

    嘭!

    漫天的火焰消失,破军从火焰中甩了出来,身上已是一片焦黑。

    天刃刀、贪狼剑哐当一声,也掉在了地上。

    夏云墨摇了摇头道:“可惜,你并未将我逼退一步,所以……还是去死吧!”

    说罢,衣袖一挥,一道凛然的剑光已经朝着破军斩了过去。

    ……

    绝天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先前,夏云墨那一指劲气喷发,已然将他重伤,一股强横霸道的力量更是冲进了他的体内,破坏他的经脉。

    他勉强运功抵抗,但也明白,此番就是保得住性命,武功也要大大退步。

    他现在虽然还能逃走,可夏云墨先前让他留在这里,他就不敢轻易走动。

    只是,那家伙为什么不杀自己?

    他去追破军和那绝心去了吗?

    就在绝天胡思乱想期间,忽然有一阵脚步声响起。脚步声沉稳有力,声音越加逼近,等他抬起头时,就又看到了夏云墨。

    看到了这个让他惊如鬼神般的人物。

    不过,这一次与先前不同的是,他的手里还拿着东西,还拿着两颗头颅。

    这两颗头颅都是眼睛瞪大,死不瞑目。

    其中一个,正是先前暗算他,让他恨入骨髓的大哥绝心。

    至于另一颗头颅,似乎经历过大火,面容有些模糊。但依旧能够分辨得出,正是桀骜不驯的破军。

    “把这两份礼物送给你的父亲,告诉他,下次亲自来时,记得洗干净脖子。”

    夏云墨将手中的两颗头颅扔个了绝心,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这一夜,席卷中原的鬼叉罗高手,全数死亡,无神绝宫,损失惨重,只剩下绝心一人带着两颗头颅独自回到东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