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三百零九章:第九扑

第三百零九章:第九扑

热门推荐:《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主宰之王》 《大魏王侯》 《异世傲天》 
    宁道奇是何许人也,天下三大宗师之一,名垂中原的第一人。

    即使他已经很久没有在江湖中现身,但其威名不坠,无人可与之抗衡。

    其绝技散手八扑更是天下闻名,千变万化,全无定法,威力无穷。

    昔年,宁道奇在雷州半岛与“南海仙翁”晁公错对决,两人互拼百招亦是难分胜负。可就当宁道奇使出散手八扑后,不过片刻间,就让晁公错束手就擒,可见此门武功如何了得。

    所有人在此时都感到震撼,使劲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

    毕竟夏云墨的风头虽盛,但在绝大部分的人看来,也不过是夜幕中划过的一道流星,虽然灿烂,但也只转瞬即逝,更无法与宁道奇这悬挂中原武林数百年的皓月相提并论。

    在这一场战斗中,绝大部分的武者已经很难捕捉到两人的身形,只能够看到两团光芒相互纠缠着。

    两团光芒带着极大的破坏力,他们从天上打到地下,又从地下打到河流,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作碎末,显示出巨大的破坏力。

    一些人躲之不及,进入两人的战斗范围之中,顷刻间便被浑厚的气劲压得骨骼作响,口吐鲜血,片刻就没有了气息。

    两道身影终于再次回到了陆地之上,互拍一掌,劲气轰然炸开,身影又倏地分开,众人这才再次将两人看清。

    宁道奇依旧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全身衣袍无风自动,形态威猛无俦,只是衣袍破烂,嘴角淌血,头发上更是有火烧过的迹象,显得有些狼狈。

    夏云墨要好得多,不过衣衫破烂,手臂上也有一些伤口。但才刚刚停下,那伤口便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仿佛从来没有受过伤一般。

    宁道奇已生出不妙之感,他与夏云墨这一番对战,可谓是近乎全力,但现在看来,效果并不显著。

    此人不但武功极高,更是能够驾驭风、电、水、火四种自然伟力。而且不管是内功、轻功、掌法都已臻最顶尖的层次,并不逊色于自己。

    更重要的是,此人肉身无敌,其防御难以破解。就算是使尽全力,在其身上留下伤口,仅仅片刻时间后便又恢复如初。

    这样的敌人,实在是令人绝望万分。

    夏云墨负手而立,虽然还未重创宁道奇,但却没有丝毫的气馁或急躁之态,只是淡淡道:“宁道友的八扑技穷,若是再无杀招,明年今日便是道友的忌日。”

    他并未运气放声,但在场有不少的高手皆听的此言,不由得脸色大变。

    这家伙,难道真的有把握杀死中原第一人??

    宁道奇听得这夏云墨的惊人言语,依旧风轻云淡,只是说道:“夏道友若是有本事,便来取老夫项上人头吧。”

    夏云墨点了点头道:“即使宁道友如此盛情相邀,那本尊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手臂一伸,旁边的河流立刻跳出一道水柱。旋即,水柱变化成了一把剑的模样。

    夏云墨淡淡道:“当今世上,用剑之人多不胜数,可惜真正的剑客却寥寥无几。本尊习剑已有数年,可叹天下好手,能让本尊用剑的人实在是太少。”

    “今日,本尊取水为剑,融合周流八劲,破散手八扑,取宁道友性命,道友也算死得不冤。”

    话语说罢,身子一跃而起。同时,手中的水剑也朝着宁道奇刺了过来。

    此剑一出,剑光如同匹练,遮蔽天日。而夏云墨的人,也已经隐与剑光之中。

    这一剑忽快忽慢,却似乎没有任何变化,十分寻常。

    可大巧若拙,大盈若缺。这一剑看似没有变化,但千万变化皆在其中,如天地之无穷,宇宙之无极。

    宁道奇这一生也不知遇到过多少的剑客,折了多少把名剑。可此时面对这一把水剑,却忽的生出一种莫大恐惧,仿佛下一刻此剑就要将他透体而出。

    剑还未至,无尽的剑气已经铺天盖地的涌来。

    宁道奇已经湮没在一片锋锐的剑气海洋之中里,无法呼吸,更是随时都要被切割成碎末。

    宁道奇眼眸怒睁,心头一片绝望泛起。他已然发现,散手八扑无论如何施展,最终都无法破开这一剑。

    原来,先前的一番战斗,夏云墨就已经将宁道奇的散手八扑给摸清了,这一剑正是他散手八扑的克星。

    “难道老夫今日就要死在此处?”

    “不,老夫不信,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遁去的一。天地尚且留有一线生机,更何况一剑呼?”

    宁道奇眼中的挣扎之色消失,更没有先前施展散手八扑的童真稚趣。在这生死关头,似乎一切都变得漠然起来。

    “原来如此!”

    三分之一个弹指的时间,宁道奇眼中忽然有了明悟之色,全身真气灌注与双手之上,手臂忽上忽下,望着夏云墨这绝杀一剑,猛地向前一扑。

    刹那间,天地轰鸣,四面八方的空间受到了挤压一般,随着宁道奇疯狂的朝着夏云墨的一剑扑去。

    散手八扑的最后一招,他终于悟出来了。

    散手八扑,虽然名为“八扑”,却并非是八套死板的招式。其千万种变化,都归于这八种之中,招式随心所欲,如天马行空,不受约束。

    但他的散手八扑却始终还是差一招,未臻与道,否则便应该是“散手九扑”。

    “九”乃数之极,意味无限之意。只有八扑,便是是差了一筹。

    只是这一筹,便让他修行了几十载,也无法堪破最后一扑的奥妙。

    生死间有大恐怖,也会生出大觉悟,在这最后的关头。他终于打破樊笼,将这最后一扑悟出来了。

    轰!

    只听的一阵惊天巨响,夏云墨的剑,已经与宁道奇的最后一扑碰撞在了一起。

    刹那之间,整个洛阳都仿佛在颤抖,灿烂的光芒让所有人眼盲如瞎,随即就是一阵轰天的劲气爆炸开来,犹如迎来世界末日一般。

    一些练武之人心中剧烈颤抖,原来武学的极致竟然能够达到如此地步,如若神仙佛魔。

    若真有了这般武功,即使不能称王称霸,号令群雄。也能够傲啸王侯,不受任何拘束,天地大可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