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三百零七章:辩论

第三百零七章:辩论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夏云墨早就知晓如何汲取和氏璧中的能量,从拿到手后,就一直在研究。

    他毕竟只是一个人,若是一次性将其中力量吸收掉,难免会出差错。因此他每间隔一段时间吸收一些,到了先前,在和氏璧中的能量已经所剩无几。

    当他将最后一丝和氏璧的能量抽干,这和氏璧自然也就化作了碎末。

    若非只剩最后一丝,顷刻间就能吸收干净。他又怎会当着宁道奇的面,做出如此危险之事情,否则宁道奇一旦突然发难,定然会让他狼狈不堪。

    得此造化,夏云墨经脉扩张,其根基再次夯实一番,为更高的武功层次打下坚实的基础。

    除此外,每每吸收和氏璧的力量,眼前都会产生无边幻境,仿佛进入无尽宇宙之中,从而进一步淬炼他的精神灵魂,使得他的精神境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

    他窥探到了天地宇宙间诸多奥秘,原本一些难以领悟的难关,都已得到了答案。

    和氏璧,的确妙用无穷。

    夏云墨这里是得到了好处,可宁道奇却有些是眉头微皱,险些一屁股坐不住,站起身子来。

    和氏璧中能量竟然被吸收了,还化作一滩粉末。

    夏云墨笑道:“和氏璧中的力量,都已经尽融我身,其中诸般奥妙,我一一堪破,我便是和氏璧之主,宁道友对此可还有疑问。”

    宁道奇呆了半响,方才摇头道:“道友果真是天选之人,老夫无话可说。”

    他来此的目的,其中之一就是为了取回和氏璧。如今和氏璧化作粉末,无论再说什么,也没有大用。

    夏云墨微微一笑:“那不知宁道友还有何事?若是无事,本尊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就不奉陪了。”

    宁道奇挥了挥手道:“且慢,老夫还有几件事想要请教夏道友。”

    夏云墨说道:“请讲?”

    宁道奇直视这夏云墨,随即说道:“夏道友和静念禅院究竟有何业果纠缠,不仅废掉他们的武功,今日还谴人前去拆毁寺庙?”

    夏云墨淡淡道:“本尊只是认为佛门不再是佛门,尽是一片污秽,拆掉也无妨。”

    宁道奇眼中浮现出奇色,说道:“哦,不知夏道友为何会得出这样一番结论。”

    夏云墨说道:“佛法能够流传下来,自然是有它的道理。而这世间,也有身怀佛法的大德高僧,舍己度人,割肉喂鹰,令人钦佩。”

    宁道奇点了点头,就他自己而言,便知道好几位这样的高僧。

    紧接着,夏云墨继续道:“只可惜,对于绝大部分的和尚来说。他们已将佛法演化为妖法。用所谓的因果业报,欺诈平民。布施一钱,希万倍之酬。持斋一日,冀百日之粮。”

    宁道奇微微皱眉,夏云墨的这番话略显偏颇,和一些魔门中人说法相似。但一些地方也是一针见血,难以反驳。可夏云墨却还没有停下,继续说道。

    “对于佛门中人来说,若真是万法皆空,又何必修建一片金碧辉煌,熔铸大佛金身。更何况,一些所和尚存钱粮,藏寡妇,干涉天下之事。自己就污秽不堪,六根不净,又拿什么来教导世人?”

    “既然如此,我索性废掉他们的武功,拆掉他们的寺庙,让他们万法皆空,好一心一意吃斋念佛,以后才能够前往西方极乐世界。”

    等将这一番言语说完,夏云墨端起茶杯,掀开盖子,轻轻的喝了一口。

    宁道奇虽然是一方高人,但也不是能言善辩之辈。更重要的是,夏云墨这一番言语让他找不到可以辩驳的地方。

    宁道奇苦笑着说道:“夏道友当真是有雄辩之才,老夫万万不能及也。”

    他这一说,虽然没有狡辩,却认为夏云墨不过是仗着口舌之利,并不认可夏云墨所说的话。

    夏云墨一转过头来,冷笑道:“你当然万万不能及也,身为道门第一人,名垂天下的三大宗师,却甘为佛门走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真是丢尽了道门颜面。”

    被夏云墨当面斥责,饶是以宁道奇的古井无波心境,也如同是被扔下一颗石子,泛起片片涟漪。

    宁道奇皱起眉头说道:“夏道友最好还是不要太过于锋芒毕露,否则迟早要惹出祸端。”

    夏云墨淡淡道:“之前了空和尚说过与你类似的话,不过并说我要惹出大祸端,而是认为我就是大祸端,祸害天下的大祸端。”

    宁道奇悠悠的吐出一口气,面容再次回复平静,他又道:“夏道友,那日你再大发神威,并且还将曼青苑众多人带走。”

    “老夫恳请你将他们都放了吧,他们每个人都关系重大,若是囚禁下来,迟早会出事的。特别是突厥和吐谷浑的两位王子,事关域外,牵扯重大。”

    夏云墨说道:“他们只是来本尊府上做客,盘旋几日之后,本尊自会送他们离去。”

    宁道奇微微颔首,又道:“不知慈航静斋的传人,夏道友是否也会一并送走。”

    夏云墨道:“胜者为王败者寇,失败者是胜利者的所有物。现在妃瑄已是本尊的丫鬟,自然不会被送走,而是会伴随本尊左右。”

    宁道奇劝道:“道友请慎重考虑,慈航静斋的传人若是被擒下,她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夏云墨衣袖流云般垂下,说道:“本尊不招惹她们便应该烧香拜佛了,她们若是自找死路,本尊也只能送她们去西方极乐世界。”

    宁道奇皱眉道:“老夫听了空大师所说,夏道友欲要将武功传到芸芸众生,颠覆整个天下,此实乃大不该,还望道友仔细考虑”

    夏云墨打了个哈欠,淡淡道:“我话已说尽,宁道友若是想要说服我,那最好的方法就是将我击败或者斩杀,也正好为天下除去一大祸害。”

    说罢,夏云墨便站起身子,就要离去。和这么一个老头说话,的确没什么乐趣。

    “夏道友止步!”

    忽然间,以宁道奇为中心,似有层层涟漪出现,狂风卷起,将整个大堂的桌椅吹的到处乱飞。

    说了这么久,明对冥顽不顾的夏云墨,他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夏云墨转过身子,眼眸一凝,露出微笑道:“呵,早就该动手了。今日一战,中原第一人的位置,便就让给本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