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二百二十一章:小老头与宫九

第二百二十一章:小老头与宫九

热门推荐:《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主宰之王》 《大魏王侯》 《异世傲天》 
    这是海外的一座小岛,沿着荒岛的一条偏僻小路前行,可以看到一座山崖,涯有上青藤密布。

    掀开青藤,就就能够看到一个隐蔽的洞口。

    这个洞口周围没有丝毫人工破坏的痕迹,还做了精密的掩饰,若是没有人带路,很难发现这个洞口。

    走过洞中,再前行十来步,顿时豁然开朗,在这洞口中,别有洞天。

    在洞口里,有飞流瀑布,有参天古树,还有一条不算平缓的小路。

    沿着这条小路走上半个时辰,便可以看见一座山谷。

    山谷种芬芳翠绿,就像是个好大的花园,其中还点缀这一片平台楼阁。

    又有谁能够想到,在荒岛的山崖里,竟然藏着这样一片桃源秘境。

    而这里不是其他地方,正是海外的无名岛,也就是隐形人居住的地方。

    在一间阁楼中,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年轻人正在下棋。

    那老人长着圆圆的脸,头顶已经半秃,脸上带着和气的笑容,若不是身上穿着极好的料子,别人定然会以为他是一个花匠。

    若是夏云墨在此处,他定然要赞叹一声,这老人气息完全内敛,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

    年轻人穿着雪白的衣衫,如雕刻般的脸上,带着冷酷自负而又坚决的表情,眼神锐利的如同刀锋一般。

    这两个人正是小老头吴明,和太平王世子宫九。

    太平王世子宫九也是隐形人,而且他在隐形人中位置还很高。

    两个人的棋艺都很厉害,棋盘中厮杀的很厉害。

    宫九淡淡的开口说道:“其他的人呢?”

    小老头道:“出去了。”

    宫九道:“去哪里了?”

    小老头道:“去接一个即将要登岛的人。”

    宫九皱眉道:“谁要登岛,竟然让他们都去考验。”

    小老头淡淡的吐露出三个字:“夏云墨。”

    宫九道:“剑主夏云墨?”

    小老头点了点头。

    宫九冷笑道:“他也配这么多人去考验他?”

    小老头道:“不是考验,是迎接。”

    宫九道:“哦?”

    小老头道:“我知道他一定会通过考验,所以这个考验没有意义,他们都只是去迎接。”

    宫九没有再说话,小老头也没有说话,只剩下不断落子的声音。

    宫九忽然又道:“你要让他做隐形人?”

    小老头道:“如果他愿意,他会加继承我的位置。”

    宫九额头上已经有青筋冒出:“为何?”

    小老头道:“他足够的冷静,武功也足够的高。若说天下间,有人还能胜过你,那么他可能就是唯一的一个。”

    宫九的眸子半合,已经露出危险的目光。他的脸色冰冷,似乎没有丝毫的表情。

    但无论谁都看得出来,他脸上带着无上的骄傲和从容。

    他对于自己的武功很骄傲。

    小老头头也不抬的落下一子,说道:“我知道你的武学天赋很高,武功也很好。纵观天下,能够接的下你一招半式的人已不多。但若说天下间还有谁能胜过你,那就是这个夏云墨。”

    宫九冷冷道:“你呢?”

    小老头道:“我不是你敌人,自然就不会和你动手。”

    紧接着,小老头落下一子,缓缓道:“你输了,你的心神乱了,棋也乱了。”

    宫九低着头,他骤然发现,他先前因为走神落错了一个棋子,已经满盘皆输了。

    宫九又抬起头,冷冷的看着小老头,他的神情冰冷,比天山的冰雪都要冷。他的眼神也很锐利,比神兵利器都还要锋利。

    小老头从容自若,只是拿起桌子上的茶,浅浅的呷了一口。

    对于他来说,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动容了。

    宫九如剑锋锐的目光盯着小老头看了好半晌,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沉静时冷酷而又坚定,而他狂笑起来,就显得有些癫狂又神经。

    他整个人很矛盾,就像是水与火融合在一起,却也有着一股奇异而邪恶的魅力,很是吸引人。

    “这样一来,我倒是要看看这位剑主夏云墨到底是名副其实,还是徒有虚名。”

    ……

    赌坊的大厅中,夏云墨伸了伸懒腰,这一番筋骨活动的确是很舒服。

    只是其余人就不怎么舒服了,无论是谁被打趴在地上,还口吐鲜血,都不会舒服。

    这些隐形人虽然厉害,只可惜,在夏云墨手里也走不过几招。

    而且,在这样的群战中,对付这些武功远低于自己的人,移花接玉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手段。

    二十三个高手,倒下了二十二个,还剩下了一个公孙兰。

    公孙兰苦笑道:“当真是小觑了你。”

    夏云墨笑道:“现在你总应该知道,我所说的话,并不是大话。”

    公孙兰又道:“的确如此,可你下手实在太重了,他们毕竟是岛上的人。”

    夏云墨摇头道:“不是我出手重,而是他们出手重。”

    他所用的是移花接玉,这些人几乎都是被同伴所伤。

    接下夏云墨眼神一凝,笑道:“你也是隐形人,你会出手吗?”

    公孙兰苦笑道:“我可不想再被第三次擒下了。”

    夏云墨摇了摇头道:“没意思。”

    说罢,他转身离开。

    可还没有等他迈过门槛。就已有一股锋锐的剑意从他背后发出,让他毛骨悚然。

    夏云墨猛然转身,就看见公孙兰刺来的一剑,他惊反喜,已露出笑容。

    “好好好,我就知道,你会安耐不住,想要出手。”

    说话间,夏云墨已经并指如剑,双指朝着剑尖按了过去。

    公孙兰手中短剑光璀璨无比,剑气汹涌,剑势连绵不绝,天下间能使得出这样一剑的人,已不超过一手之数。

    在京城中第二次败在夏云墨手上,而后又目睹了西门吹雪与叶孤城的决战,她的剑法造诣似乎也更上一层楼。

    夏云墨的指尖已与这恐怖的剑势碰撞在了一起。

    夸啦!

    剑气消散,剑势破碎,璀璨的剑光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天地之间,仿佛就只剩下这两根手指。

    呲的一声,两根手指之上劲气爆发,公孙兰的身子飞了出去,倒在地上。

    夏云墨摇了摇头道:“只要你剑法中破绽还在,便永远不是我一合之敌。”

    二十三个高手,都已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