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二百零七章:比酒(下)

第二百零七章:比酒(下)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江湖本身就是一个危险的地方,这里不仅有刀光剑影,还有险恶的人心,远过其寻常百姓的想象。

    这李武功的武功也是江湖中有名的人物,算得上是老江湖,又怎会如此莽撞。

    真正莽撞的人,早就见了阎王。

    夏云墨道:“比什么?”

    只见这李武功扬了扬头,挺起胸膛,说道:“喝酒。”

    当他这句话说出来后,其余的人如梦初醒,猛地一拍大腿。

    好家伙,这那里是个莽夫,这分明就是个老狐狸。

    江湖中,打败那些成名已久的高手,无疑是最快的成名方式。

    剑主夏云墨的名声响彻江湖,只要能够打败他,立刻名扬天下。

    可这夏云墨的武功深不可测,没有人自以为武功能够超过他,自然不敢轻易拿生命去冒险。

    但若是和他比喝酒,那就没有生命危险。

    若是胜了,以后拿出去吹嘘,能够喝赢剑主夏云墨,绝对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情。

    即使败了,也没有多大的坏处,这样的好事,又有何乐而不为。

    夏云墨转过头来,将目光望向李武功,黝黑的瞳孔,目光灼灼,仿佛有穿透人心的力量。

    那李武功站着那儿,只觉得自己的心思都被看的一清二楚。

    夏云墨又问道:“你要与我比喝酒?”

    李武功背脊挺得笔直,他说道:“是。”

    然后李武功又解释:“我听说剑主夏云墨不仅武功高绝,更是豪迈大方,喜好美酒,有千杯不醉的称号,因此在下才有这个想法。”

    不得不说,这李武功看着五大三粗,憨厚老实,但却是一颗七巧玲珑心。

    这一番话,狠狠的夸赞了夏云墨一番,若是夏云墨是个好面子的人,此刻怕是就要立刻答应下来。

    若是不答应,名声有损。

    夏云墨哈哈一笑道:“你这些话说的很中听,我倒是很想和你赌一赌。”

    那李武功脸上露出了笑容,似乎有些些得意,好像已经猜到了夏云墨要答应一般。

    可接下来夏云墨的话又是一转,笑道:“可赌局不公平,我喝过了你这么一个无名小卒,无论怎样,都没有太大的好处。而你则可以拿出来炫耀,甚至可以凭此在江湖中出名。”

    “所以,你得拿出一样东西,这价值勉强能够让你有资格和我对饮。”

    “当然,你也可以和我比试比试功夫,只是可能会缺胳膊少腿掉脑袋,这些我就不敢保证了。”

    当夏云墨的话说完,那李武功却是不由得哑然,其余的人,也不由得暗自称赞夏云墨心思运转极快。

    现在只看这李武功是灰溜溜的退走,还是拿出什么东西和夏云墨对赌了。

    这样东西,必定要是一个珍贵无比的东西,这样才能和剑主的名声来做赌注。

    只见那李武功脸色阴晴不定,露出踌躇之色,终是一咬牙,唤来客栈伙计,递了一块分量很重的银子,在那伙计耳中低语几句。

    那伙计走进内院,似乎是在和掌柜的商量什么。不多时,就和另外两个伙计走出来,并且拿还拿着黑色的绢布。

    紧接着,伙计们向客栈里的众人抱了一声歉,得到了众人的理解后,就将大门、窗户关闭,又用黑色的绢布,把光挡住。

    这一下,整个客栈,都几乎是彻底的暗了下来。

    众人议论纷纷,不明所以之时,整个客栈突然出现了一道亮光,宛如白昼一般的亮光,瞬间就将整个客栈都照亮。

    众人定睛看去,却见那李武功手中出现了一颗明珠,一颗夜明珠。

    龙眼大小,散发温润的玉光,既不显得耀眼,又有足够的光明。

    刹那间,整个客栈顿时哗然起来。

    这样一颗明珠,价值连城,也不知怎么落到了李武功手中。

    那伙计们又将黑布撤下,门窗打开,而李武功也将明珠收下,说道:“不知先前那明珠,可否作为赌注。”

    夏云墨笑道:“自然能。”

    那明珠毫无瑕疵,还能降整个房间照亮,的确是价值连城。

    客栈中的人也议论纷纷起来,这李武功若是将宝物深藏也就算了,可就让拿出来了,那他日后定然是麻烦不断。

    这样一颗夜明珠,夏云墨自然也是想要弄到手,所以他答应了。

    酒很快被搬出来了,烧刀子,最烈的烧刀子。

    还在客栈中,请了一个名声很受尊崇的老前辈作裁判,不准两人用真气化酒。

    时间是一个时辰,足足的一个时辰。

    谁喝的坛子多,那就算谁输。

    在那位老前辈喊了一声开始后,那李武功便拿起一个坛子,直接往嘴里倒去,喉咙咕噜响动。

    夏云墨看了家伙一眼,嘴角不由得抽了一下。

    好家伙,这李武功喝酒,一半倒在嘴里,另一半都给衣服喝了。

    那老前辈半咪着眼睛,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好像没看到一样。

    夏云墨没有着急,他先前点的几样小菜也上来了。

    所以夏云墨决定先吃菜,再喝酒。

    毕竟下楼来,就是为了吃晚饭,可不能本末倒置了。

    过了一刻钟,那李武功喝酒的速度缓了下来,肚子也变大了些,眼神有些涣散,整个人都有了酒意。

    在这李武功的面前,依旧有了两个空坛子。

    而夏云墨这才把菜吃完,然后他也拿起坛子开始喝了。

    他喝酒的姿态似乎也不好,拿起酒坛,就往嘴里灌去,显得很是豪迈。

    不多时,夏云墨也喝完了一坛。

    他似乎越喝越起兴,又拿起一个坛子,喝了起来。

    李武功眼睛瞪大,一咬牙,抱着一坛酒,又往嘴里灌了去。

    又过了一刻钟,那李武功停了下来,他肚子如同八月怀胎一般,整个人也在胡乱的摇晃,仿佛随时都要倒下去一样。

    “咚”的一声,他就真的倒下去了。

    他的前面,竟然有七个大大的空坛子。

    而夏云墨的面前,有六个空坛子,他正在喝第七坛。

    他的脸似乎也有些发红,嘴里吐一口气,也全是酒气,喉咙隐隐也有灼热感。

    烧刀子的味浓烈,似火烧,一口气喝了六坛,那怕是金刚不坏之身,也有了一丝醉酒的感觉。

    终于,他大将第七坛喝完,然后抱起第八坛,一口气咕噜咕噜的,便一饮而尽。

    “咔嚓”

    他将坛子摔在在地上,眼眸里似乎也有了醉意。

    而那当裁判的老前辈,也缓缓开眼睛,站起身子,喊道:“这一局赌酒,夏云墨胜利。”

    夏云墨咧嘴一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走到了那李武功的身旁,从他怀里将那颗夜明珠拿了出来。

    他露出一丝笑容,不仅嘴角有醉意,眼角也有醉意,整个身子也有了醉意,仿佛下一刻,脚一软,就要醉倒在地上一样。

    偏偏就在这一刻,那原本一副很没精神头的老前辈,眼眸突然猛地睁大,瞳中有着难以言说的锋芒。

    而眼中的锋芒,却远远比不过他手中的锋芒。

    寒光一闪,就已经快要刺进夏云墨的后颈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