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一百七十三章:阴差阳错

第一百七十三章:阴差阳错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密室之中,夏云墨脸色一片惨淡,金刚不坏神功初成之后,外表如同金甲,能够抵御一切外力。

    修炼到了极致,也就能够达到坚不可摧,诸邪不侵的层次。

    夏云墨便是想要借此来消除“死亡”的力量。

    而就在夏云墨关心金刚不坏神功之时,这体内的那一股“死亡”力量似乎感受到了威胁,疯狂的在夏云墨体内冲撞着。

    刹那之间,夏云墨未来得及反应,便有一丝“死亡”力量冲撞出来,冲进了夏云墨的静脉骨骼之中。

    那一刻,夏云墨再次感受到了燕十三刺出第十五剑的威力。

    这一丝力量逃出来以后,夏云墨体内的那一层防御瞬瞬间就瓦解掉了,“死亡”的力量犹如剧毒一般,扩散在夏云墨的身体之中。

    这是夏云墨不曾想到的,那“死亡”力量经过一段时间的潜伏,不断没有削弱,反而越加强大。

    忽然,夏云墨全身一颤,身体如同定格了一般。

    不,准确的说是“死”了一样。

    那一股力量,竟然全部冲击出来了。

    “啊!”夏云墨大吼,如龙吟,如呼啸,全身功力爆发,他瞬间又活了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夏云墨也不待多想,直接封住了自己的身上穴位,防止这一股力量将他的身体破坏殆尽,成为一个真正的死人。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夏云墨才重新睁开眼睛。

    他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忽然伸出两根手指,往墙上一戳,顿时墙上就多出了两个洞。

    他这一指,一点内力都没有用,纯粹的依靠手指的力量。

    他终于是将这“死亡”的力量完全封住了,彻底将其锁死在身体的筋脉之中。只要不遭遇特殊情况,便不用担心它会爆发。

    可其代价也很严重,筋脉运行被阻,原本还能够使出三分内力,现在至多只能使出一分。

    当然,除此外,也不是没有收获。

    原本金刚不坏神功,虽然是一门外功,却需要很强的内功作为支撑,就算是成是非有古三通四十年的功力,每次变身时间也是极为有限。

    夏云墨先前在阴差阳错之间,竟然将金刚不坏神功的力量彻底融入到身体之中,更是将原来入门的水准,推进到了登堂入室的地步。

    如今的他,就算是不运转金刚不坏神功,也是金刚不坏之身。

    再加上这力量是在经脉骨骼之中,并不外显,所以他也不会是小金人状态。

    也不知这是祸是福,一身精湛深厚的内功虽然不能用了,但却练成了一副金刚不坏之身。

    不过,若是能够得到天香豆蔻,或许就能够将已经侵入到身体中“死亡”的力量给彻底灭杀掉。

    这天香豆蔻,东厂督主曹正淳手中有一颗,云罗郡主手中有一颗。

    曹正淳负责皇宫安全,大部分时间是待在宫中,云罗郡主身为皇帝的妹妹,除了今日这般同成是非胡闹,大部分也是待在皇宫之中。

    所以,想要找到另外两颗天香豆蔻,就必须得入宫。

    若是他内力尚且能够运用,这皇宫倒是来去自如。

    至于现在,那就需要一张皇宫的地图。

    ……

    到了快旁晚的时候,上官海棠已经从护龙山庄回来了,此时她显得有些疲惫。

    皇宫之中,昨夜闹刺客,太后也被刺客劫走。

    圣上大发雷霆,大骂东厂督主曹正淳。

    而后,召集铁胆神侯,让铁胆神侯一起查找太后下落。

    上官海棠先前也是去参与这件事,可惜线索并不多,这件事还是没有头绪。

    上官海棠刚刚走进院落之中,就看到夏云墨在知鱼栏赏景,前面还有一壶酒。

    夏云墨似乎有所察觉,转过头来,笑道:“海棠回来了,快些来坐下,歇息歇息。”

    他的笑容,似乎永远是那么温暖,那么柔和。如春风满面,如暖阳融雪。

    上官海棠那原本有些沉重的心情,望着这个笑容,心情瞬间就好了不少,嘴角也带着一丝笑容。

    她走了过去,坐下笑道:“云墨今天的脸色不错,心情似乎也很不错,”

    夏云墨的脸色不再苍白,也没有那种弱不禁风的感觉,上官海棠自然一眼也就看出来了。

    两人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关系亲近了不少。

    夏云墨递给上官海棠到了一杯酒,笑道:“身体算是好了一些,这是我今天在外面酒楼里买回来的女儿红,海棠你觉得如何?”

    上官海棠喝了一杯,白玉似的脸颊泛起一丝飞红,当真是艳若桃李。

    她说道:“酒还不错,不过你的身体不好,不要多喝。”

    夏云墨轻轻一笑,说道:“我知道的,别说我了,你今天风尘仆仆的模样到底是在忙些什么?”

    上官海棠娥眉微蹙:“这个……”

    夏云墨似乎看出了她的为难,又柔声道:“我现在已经住进了天下第一庄,又是海棠的朋友,自然应该为庄主分忧。当然,若是海棠为难,不说也无妨。”

    上官海棠又露出笑颜,说道:“说了也无妨,多一个人,也就多一份帮助。”

    说罢,上官海棠就将太后在宫中失踪一事说了出来。

    夏云墨随即又问了几个问题,海棠都一一回答。

    等到几个问题得到了答案,夏云墨的脸上露出智珠在握的笑容,说道:“我大概知道太后在哪里了。”

    上官海棠豁然起身道:“真的!?”

    夏云墨又道:“若是能够再给我一份皇宫的地图,让我仔细比量一下,那我就肯定知道。”

    上官海棠皱了皱眉,但随即便道:“你等着。”

    比起皇宫的地图,还是太后的安全更加重要。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也知道,夏云墨虽然有时候爱说大话,但拿捏得当,在这种问题上,绝不会开玩笑。

    不多时,上官海棠就将一副皮质地图拿了过来,这正是皇宫的地图。

    地图很详尽,整个皇宫都囊括其中。

    夏云墨拿起地图,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然后说道:“若是没有猜错,太后正在国宾馆中,他们是被出云国的那一帮人掳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