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一百三十九章:皮囊(本章可能看起来有些水,谨慎订阅)

第一百三十九章:皮囊(本章可能看起来有些水,谨慎订阅)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雪鹰领主》 《孙悟空大闹异界》 《巅峰小农民》 
    不知何时,天边的夕阳已渐渐的落了下去。

    残阳如血,最后一缕余晖已透过窗户,洒进了玉楼东,洒在了倒在木板上的尸体上,洒在了斑斑的血迹上,也洒在了那惶恐的武林大豪身上。

    在不远处的柱子上还插着一只笔,一只带着血的判官笔。

    这玉面判官张龙想要用判官笔拖延住夏云墨。

    可不知怎么回事,这只判官笔从却穿过了他的胸膛,要了他的性命。

    夏云墨便又指向下一个人道:“接下来,就你吧。”

    这人正是金狮李迪。

    李迪慢慢踱步走上前来,原本一张紫红脸,已经是一片煞白。他在心头不断的告诉自己,要镇定,要冷静,绝不能说真话。

    可当他瞧见了夏云墨的眼睛,嘴里却不自觉的将真话说了出来。

    这李迪乃是江南第一镖局,金狮镖局的总镖头,一把紫金刀在江湖也是赫赫有名,更兼得是仗义无双,走镖的兄弟若是受了伤,死了人。

    他若是知道了,定然亲自上门,拜访一番,然后留下大锭的金子,让对方接下来的生活中有了依靠。

    在这李迪的讲述中,这些事他也的却做过,他也的却是个仗义疏财之人。

    至于这财从哪里来?

    财自然就是抢来的。

    他伙同这横江一窝蜂,连云山十二匪,甚至十二星相的人,干过不少大生意,大买卖。

    这出手的对象,既有普通的平民商人,也有同行的镖局。

    而且每次出手小心谨慎,为了防止被对方认出来,便从不留活口,手上沾的血,怕是就连夏云墨也远远比不过。

    当李迪将这些事说出来事,那武林大豪中就有一个人双眼血红的冲了过来,要同李迪拼命。

    这却是另一家镖局的总镖头,他的好几位兄弟就是死在连云山十二匪手中。

    夏云墨确实伸指一弹,一道劲气将这人手中的兵刃打掉。

    接着,李迪继续交代,原来那一次连云山的行动中,是有一名唤作“力劈华山”的镖师作为内贼才得以成功。

    而这位内贼也是经过此役,将他的几位兄弟除掉,自己成了镖局当家。

    这位“力劈华山”镖师,自然就是刚刚出手的这位仁兄,他因不想秘密被说出来,所以想要提前动手,杀掉李迪。

    夏云墨不由得冷笑,江湖本就混浊,而人心,却还要比江湖更加混浊十倍,百倍。

    夏云墨没有杀掉这两位镖头,而是废了他们功夫,打算将他们交给镖局中人发落。

    接下来的时间中,夏云墨又审问了好些人。

    这些人本就被夏云墨吓破了胆子,也并非什么真正的英雄好汉,在夏云墨的摄魂术下,将一切交代的清清楚楚。

    这些人里,果真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个个披着大侠的皮囊,干着狼心狗肺的事情。

    大概也就只有一两人,稍微有些底线,很少对普通人动手。

    夏云墨都没有杀他们,而是废掉他们功夫,散尽他们的不义之财。

    当然,他们若是没了功夫,这些罪名又被公布出去,若还能获得逍遥自在,那夏云墨也得佩服他们。

    这其中也有人试图反抗,只可惜,夏云墨的武功又岂是他们能够应付的。

    不服者,死!

    在又死了两人的情况下,其余人却又不得不接受夏云墨的审判。

    每审判一个人,那老学究就摇头一叹,而说书人则是皱起眉头,梨园春的主人则是听的津津有味。

    当夏云莫指着接下来一人时,众人却也不由得一振,就连那些被废掉武功,后半生没有半点希望的人,也不由得抬起头来。

    因为这人是江别鹤,江南大侠江别鹤,被称为燕南天大侠后,唯一的一个大侠。

    只是这个大侠似乎表现的真正更加不堪,那脸色如同白纸,双腿都在发抖。

    紧接着,在这位江南大侠嘴里面吐出来的东西,却也更加的让人震惊。

    这位江南大侠所做所行之事,才真正的时令人发指,江湖最近的好几起的大案,背后竟然都是他推动。

    而在这些大案所牵扯到的江湖人士,更是众多。

    他意图成为江湖霸主,便要将无法拉拢的人除掉,那峨眉山的藏宝图,就是他的杰作。

    同时,他还说出了十几年前的一桩旧案。

    他本是当年天下第一美男江枫的书童,却卖主求荣,将他的主人出卖给了十二星相。

    此后,江别鹤也模仿江枫的为人处世,才能博得江南大侠的名头。

    夏云墨摇头,同样废除了江别鹤的武功,同时还将他的丹田筋脉也破坏掉,这样的人,若是简简单单的处死他,便实在是太仁慈了。

    众人也是瞠目结舌,只叹知人知面不知心。

    他们心头更是生出了一种荒诞感,这名声越大,侠名越盛,到头来却也是最为肮脏龌龊。

    随后,夏云墨又审问了其他人,所幸,这其中还是有一两个稍微要好一些,让着江湖看起来还算是有救。

    …………

    这些大侠的的行径被写成书,编成曲,还有说出人的口中流传了出去。

    从此以后,江湖中再也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

    这些,却都和夏云墨没关系了。

    今夜的月亮很圆,很亮,夏云墨正躺在屋顶吹着凉风,赏月。

    他突然朗声道:“良辰美景,阁下何不出来,与在下一同赏月饮酒,岂不快哉。”

    他躺在屋顶,四周并没有人,那他这又是再同谁讲话?

    忽的,一道身影已经出现再夏云墨身侧。

    夏云墨望去,便看到一个长发披肩的黑袍女子,身影绰约,宛如月宫仙子。

    只可惜她的面上带着一个死眉死脸的面具,看不到她的面容。

    若是旁人,月光虽亮,但骤然见到这样一个人,却也会不由得骇了一跳。

    夏云墨却不由得笑道:“从下午开始,阁下就在跟踪我,难道我真有这样的魅力,让女人为之疯狂沉沦。”

    那黑袍女子道:“口出妄言,掌嘴。”

    她的语气冷冰冰,却也着少许的娇柔。

    而她的此时也已经化作一道黑影,一双白生生的手掌,向着夏云墨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