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一百三十四章:没有银子的办法

第一百三十四章:没有银子的办法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江水滚滚,浪花朵朵。

    只是此时的浪花,已经被鲜血给染成红色,只是用不了多久,又会恢复成原来的那般清澈。

    这广阔的江面,也不知江底沉了多少的尸体。

    夏云墨手里多出了一把血红色的小剑,小剑上还有着浓稠的红色血液。

    他掏出一块手帕,将小剑上的鲜血抹的干干净净,瞬间这把小剑又再次变得锋芒毕露起来。

    这一把小剑竟然是“李靖”,“李靖”原本寒光内敛,唯有剑尖才有一段锋芒。

    可经过了鲜血的洗礼,竟然锋芒毕露,变得有些刺眼。

    只是这锋芒没有持续多久,剑身的锋芒就暗淡了下来。

    夏云墨不由得一笑,这李靖侧重“穿刺”,它的剑尖是最具锋芒的,却不曾想到,它却是越杀越凶,杀的越多,越是锋芒毕露。

    这倒是让夏云墨很满意,将其擦拭干净以后,放回到了腰间的盒子中。

    轩辕三光看着夏云墨,却也不由得暗自吃惊,这横江一窝蜂虽然只是一群上不得台面的水匪,可却高手却是有一些,更何况这些都还是亡命之徒,刀口舔血。

    公子的武功,出乎意外的高,更是出乎意外的诡异。

    若是这一把小剑向他出手,他同样会如同这群水匪一样,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被刺出心脏。

    …………

    渡口岸边,人来人往。

    有刚下船的,又刚上船的。有红光满面的,又愁眉苦脸的。有衣着光鲜的,有衣衫褴褛的。

    空气中有鸡羊的臭味,木材的潮气,桐油的气味,茶叶的清香,女人的胭脂,还有男人的汗臭味,以及劣质兑水酒的味道,形成了一股很奇特的气息。

    夏云墨和轩辕三光下了船。

    夏云墨的相貌俊秀,温润如玉,很是惹人注意。

    但他曾以天地万物为师,虽未练成那“完美一剑”,但却也能如同万物自然一般,即使站在人群中,只要不特意去关注他,亦不会吸引注意力。

    不过可惜,他身旁还站着一个轩辕三光。

    轩辕三光的造型很是惹人注意,彪形大汉,瞎眼断指,人群中一眼就能发现。

    因此,他二人倒是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

    一个彪形大汉,一个翩翩公子,这样的组合,无论在那里,都能够得到关注。

    只是等轩辕三光作环顾状,虎目圆瞪,众人皆是脖子一缩,不敢再看。

    夏云墨笑道:“你身上真的没有一分钱了?”

    轩辕三光道:“最后一个铜板也给了船家。公子身上可还有银两?”

    夏云墨摇了摇头,说道:“本来我身上倒是有些银子,不过现在嘛,就十个铜板。”

    轩辕闪光道:“公子,不如我们先买两个烧饼,填填肚子。”

    夏云墨道:“好。”

    刚才的船是租的,船上的一切都是要银子的。

    那一群水匪身上没银子,轩辕三光身上也没银子,夏云墨还剩下十个铜板。

    因此,两人就傻愣愣的坐在船上,等着下船,船上的东西也没有吃着。

    若船上的都是些为富不仁的家伙,那倒好办,可这船是租的,船上的员工更是普通人,这倒是让两人不好下手。

    不多时,两人站在人来人往渡口吃着吃着烧饼。

    如今两个烧饼,四个铜板,还剩下六个铜板。

    夏云墨环顾着四周,看看又没有肥羊。

    轩辕三光忽的指着前方的茶棚道:“公子,那里就有几个肥羊,而且这些肥羊,一宰一个准。”

    夏云墨顺着轩辕三光的手指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一座茶棚,茶棚处还几匹骏马,和几个锦衣华服的少年。

    夏云墨笑道:“你认识那几只肥羊。”

    轩辕三光道:“认识,那绿衣少年是荆州总镇将军的公子,号称“绿袍灵剑客”白凌霄,使得是三十六路回风剑。他老子是个鱼肉百姓的,媚上欺下的狗东西,他也是个横行霸道的货色。”

    夏云墨笑道:“那倒真是个肥羊,只是这肥羊的脸要是抖一抖,可能脸上都要掉三斤粉下来。”

    轩辕三光又指着一个又高又大的黑大汉道:“这是江南第一家镖局,金狮镖局总镖头的长子李公明。说起来不久前,我才知道,这金狮镖局和我们先前遇到的横江一窝蜂是一伙的,暗地里的杀人放火的勾当,可是比运镖的功夫厉害的多。”

    夏云墨又道:“气质粗俗,若你不说,我还以为是个杀猪的。”

    接着,轩辕三光又指了指另外的两个公子,无一不是身世显赫,却又恶事作尽之辈,听得夏云墨摇头叹惜。

    杀人放火金腰带,还真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轩辕三光又道:“据说那江南大侠江别鹤也在此处,这江别鹤倒是个大侠,所做之事,无一不是光明正伟,让人服气。”

    夏云墨呵呵笑道:“或许这也只能证明,这位江大侠藏的更深,大恶如大善,背地里比先前这几位更加不堪,更加额度。”

    轩辕三光道:“公子说的也要道理,请公子等着,我去找这四位兄弟赌一赌。”

    夏云墨却阻止道:“平日里都是你动手,今日你且看看我的手段。”

    …………

    这四位公子哥在茶棚没有待多久,便骑马向着城内走去。

    他们看起来高傲得很,其余人都瞧不上眼,互相交谈着,看起来和睦的很,暗地里却是针尖对麦芒,互相攀比着,想要压对方一头。

    他闷攀比着剑法,攀比着武功,攀比着家世,攀比昨儿春风一度的姑娘。

    等他们转过一条小道时,就看到了一群人围着,似乎在瞧什么热闹。

    他们四个公子哥在这城里,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平日里活的倒是有些无聊,此间见了这般热闹,自然是要瞧一瞧。

    他们也无须挥动鞭子,其余人瞧见了他们,便直接躲得远远的。

    这四位纨绔弟子的恶名,城里的百姓,又有谁没有听过。

    而等这些人走远了,他们也瞧见了里面的情形。

    在人群中,竟然坐着一个人,一个年轻又英俊的人。

    这人粗衫麻布,相貌却极为俊秀,隐隐有清风明月入袖来之势。

    即使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任何表情,却似乎比他们这群身世显赫的公子哥更加高,更加傲,仿佛没有什么能够让他看在眼里。

    在这这人的前面放着一把剑,一把快要锈掉的剑。

    剑的旁边又一块木牌,木牌上写着“无双神剑,黄金三千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