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一百章:心无挂念

第一百章:心无挂念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又过了些时间,船身一震,五色帆船此时已经靠岸。

    岸边是一破落的渔村,这渔村荒废,破败不堪,仅有青瓦小屋散落坐落在此处。

    此处三面环水,地势险恶,是一处易守难攻之地。

    事实上,这一处海峡正是海上巨盗“紫髯龙”寿天齐的老窝巢穴之一,只因五色帆船要到此地停泊,他方才将此地让出来。

    在船头前,水面上浮着三具木筏,木筏上高高矮矮站着数十人。

    这些人来自五湖四海,每个人都有着不凡的身份,都是因为某些事来求见紫衣侯。

    与此同时,一个白衣妙龄女子走到夏云墨面前,盈盈行了一礼,说道:“五色帆船即将开门揖客,公子若是有兴趣,不妨去前仓客厅。”

    今日五色帆船极为热闹,不止是中原豪杰,便是一些番邦人也会前来。

    紫衣侯的名声实在太过响亮,武功剑法都是公认的第一,船上藏书众多,还有能够治病救人的“大风膏”,因此有许多人前来拜见。

    不过,夏云墨对其兴趣不大,因此出言婉拒了。

    等到白衣侍女退下后,小公主眼骨碌一转,说道:“先生,为什么我们不去客厅瞧瞧,说不定今天会来很多有趣的人呢?”

    夏云墨笑道:“若是出去看,也是我出去看,和你这小丫头什么事?我看是小丫头你想要出去玩了才对。”

    小公主此时嘟囔道:“爹爹明明说过不会禁足的,会让我下船的。”

    夏云墨又笑道:“你这傻孩子,大人说的话,怎么能当真呢?”

    小公主跺脚道:“我爹爹说的话,那就是说一不二,说什么就是什么。”

    夏云墨笑道:“侯爷什么都好,就是太宠溺你了,江湖又那么危险。他说让你下船,却没说只是让你下船散散心,还是下船去看看这江湖。”

    小公主听了这话,顿时气的眼泪珠都要掉下来了。

    夏云墨这人,若是论气人的功夫,他是绝对不会差的。

    夏云墨又道:“我却有法子能够让你去中原瞧一瞧,看一看。”

    小公主冷笑道:“大人说的话,我可不敢当真。”

    这孩子,还真是个举一反三的家伙。

    夏云墨又道:“我且说,你且听。信与不信,全在于你。”

    小公主哼了一声,不过耳朵还是竖起来了。

    夏云墨缓缓道:“侯爷之所以不让你去岸上,不在乎就是江湖险恶。可你若是身旁能有一个人,能够保证你的安全,就不一样了。”

    紫衣候因为一些事,不会在踏足中原。小公主从小就是在船上长大,想要找一个紫衣候信得过,武功还要足够的人保护小公主,那的确是很难。

    不过,现在眼前就有一个。

    小公主又是何等的冰雪聪明,瞬间就明白了夏云墨的话语。

    夏云墨笑道:“去拿点蜜饯过来,再让厨房准备点清淡的小菜。”

    小公主立刻点头道:“好的,先生。”

    说罢,就施展轻功,一溜烟的跑不见了。

    夏云墨哑然失笑,平时想要使唤这小丫头是千难万难,此时却麻利得很,看来她的确是很想去中原看看。

    夏云墨目光远望,仿佛能够透过木板,看到客厅中的情况。

    夏云墨摇了摇头,他本来也喜欢热闹,只可惜,今天来的人里,许多都是肮脏龌龊之辈,见着就觉得心烦。

    而这又偏偏是在紫衣候的五色帆船上,无论如何也不能随便动手,否则只会让紫衣候难堪。

    索性眼不见心不烦,以后若是遇到了,再将他们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

    时间逐渐过去,上船的人又下去了。

    下去的同时,还传出了一条将整个江湖都震惊的消息。

    紫衣候将决战白衣人。

    如今,正由王半侠带着人,将“战书”交给白衣人,邀请白衣人与渤海之滨决战。

    消息不胫而走,天下间无数的英雄豪杰听闻,无不向渤海赶来。

    五色帆船中,紫衣候和夏云墨正在一间客厅之中,有白衣侍女正在替两人温酒。

    紫衣候将一截枯枝递给了夏云墨,这枯枝上有剑痕,正是白衣人所留下。

    正因为看了这白衣人在枯木上留下的剑痕,紫衣候便忍不住生出战意,想要同白衣人一较高下。

    夏云墨看着枯枝,叹道:“果然是精妙无比的剑法,果然是迅疾无双的剑法。”

    紫衣候说道:“此人的剑法之高妙,的确已是难以想象。”

    夏云墨道:“侯爷的剑法我也曾见过,若论剑法之精妙,侯爷当胜其一筹。”

    紫衣候却是摇头,苦笑。

    夏云墨道:“侯爷没信心吗?”

    紫衣候方才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夏云墨,说道:“夏兄,若我死后,你便是这五色帆船的主人,望你能好好的待它。”

    此言一出,便听的咔嚓一声,原来是侍女将杯子摔碎了。

    侍女哭道:“侯爷春秋正盛,又何必说这种话。”

    夏云墨也道:“胜负未定,侯爷的话未免也太丧气了。”

    紫衣候摇头道:“有备无患。”说罢,挥手让侍女下去,房间中只剩下夏云墨与紫衣候。

    夏云墨道:“侯爷想来已经瞧出,那白衣人剑法稍逊你一筹。”

    紫衣候点头。

    夏云墨又道:“侯爷还曾听说,这白衣人东渡而来,不仅一身剑法神鬼莫测,其身体在风浪中打磨,早已经如同岸边顽石一般。”

    紫衣候又点头。

    高手相争,只差一线。而两个高手真正决斗之时,却也不只是比的剑法。

    轻功、内力、剑法、体力等等。

    紫衣候剑法虽胜一筹,可体力却相差甚远。

    夏云墨笑道:“那侯爷既然没有把握,又何必与人厮杀。”

    紫衣候肃然道:“大丈夫,有所谓有所不为。这一站我明知必死,也势必一战。”

    此话一说出,紫衣候便觉得心中牵挂尽去,再无阻碍。

    夏云墨道:“侯爷心中可还有顾虑?”

    紫衣候笑道:“已不曾有顾虑。”

    夏云墨道:“当浮一大白,请。”

    紫衣候也举起酒杯道:“请。”

    紫衣候到底不是孤家寡人,他有五色帆船,有财富,有姬妾、有女儿,他有很多很多的牵挂。

    但他还是一个剑客,一个一往无前,诚心正意的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