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八十四章:手套

第八十四章:手套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银钩赌坊还是很温暖,灯火也依旧是那样辉煌,空气中残余的胭脂香和酒香依旧让人迷醉。

    可是,这一切在十来具尸体的映衬下,似乎就显得格外的阴森起来。

    弥漫着的血腥味,已经浓烈的让人想要呕吐。

    夏云墨和“银鹞子”方玉飞都是俊秀的公子哥,可此时似乎也都显得格外狰狞。

    夏云墨笑道:“你若是同他们一起出手,尚且还有一丝机会,现在,你就只有下去找他们了。”

    方玉飞也笑道:“这些人是蓝胡子的手下,会给蓝胡子卖命,可我不是。”

    夏云墨道:“可你是蓝胡子的小舅子。”

    方玉飞道:“一向都是姐夫给小舅子献殷勤,你什么时候看到小舅子给给姐夫献殷勤,更何况我从不给死人献殷勤。”

    夏云墨哈哈笑道:“可你毕竟还是向我出手了,你说是吗?黑虎堂堂主,飞天玉虎。”

    方玉飞笑道:“我怎么会飞天玉虎,我若是飞天玉虎,又怎么会出现在银钩赌坊,给人当小舅子。”

    夏云墨笑道:“我不但知道你是飞天玉虎,我还知道蓝胡子的新夫人并不是你的姐姐,而是你的情人。”

    “这银钩赌坊里的许多人也都被你掉包了,若非如此,他们就算是再忠心,也不会所有人都愿意为一个死人卖命。”

    紧接着,夏云墨又笑了笑,淡淡的说道:“而且,我既然认定了你是飞天玉虎,那你就只能是飞天玉虎。”

    方玉飞的脸终于变了,变得很难看。

    他终于忍不住说道:“你是如何认出我的?”

    飞天玉虎神秘无比,很少人见过他的面目,更何况他还易了容。

    如此周密的计划,怎么就被人一眼看穿了?

    夏云墨摇头道:“我一向对死人都是很宽容,可惜这个问题解释起来太麻烦了,不如你下了地狱去阎王爷那里问,或许能得到答案。”

    方玉飞冷笑道:“原本我为陆小凤准备了一件礼物,可没想到现在要用到你身上。”

    “且看看是我们谁生谁死!”

    他原本是打算利用蓝胡子,引陆小凤上钩,再进行一系列的阴谋诡计,获得罗刹牌,掌控罗刹教。

    而陆小凤并不是一个笨蛋,所以他为了对付陆小凤准备了一件礼物。

    这件礼物是一副银光闪闪的手套。

    手套上不仅有针芒般的倒刺,还有虎爪一样的钩子。

    夏云墨笑道:“你难道就是信用这个对付陆小凤?”

    方玉飞道:“陆小凤习惯用手指去夹别人的武器,而这个武器却是有剧毒,半点的沾染不得。”

    夏云墨笑道:“可是我是用剑。”

    方玉飞道:“我的手套也能对付剑。”

    夏云墨不信,于是他试了试,笛中剑刺了过去,剑芒如一道匹练。

    只见那手套一伸,竟然就抓住了江湖中最可怕的一柄剑。

    夏云墨惊讶道:“你这手套里有磁石!?”

    方玉飞冷笑道:“我听为陆小凤有一个叫西门吹雪的朋友,剑法很高,所有在这幅手套里,加了特殊的磁石。”

    他说罢,一只手捏着夏云墨的笛中剑,另一只手套则向夏云墨的面门抓了过来。

    这一抓之下,似乎又一股奇特的吸力,要将夏云墨吸过去。

    倒刺闪烁,下一刻就要将夏云墨的脸颊划开。

    而夏云墨也动手了,他的左手朝着那一双银色手套点去。

    白皙如玉的手指,恰好点在了那一双手套的手心。

    顿时,银色手套竟然被戳了一个洞,上面所谓的剧毒,也奈何不了夏云墨的这一双手。

    方玉飞惨叫一声,他感觉自手心有一股特殊的力量传来,将他将他手臂上的经脉摧毁。

    与此同时,夏云墨另一只手腕一抖,笛中剑传来一股嗡鸣,轻轻一旋,顿时一只带着银色手套的手飞了起来。

    方玉飞再次惨叫,额头也疼出冷汗。

    夏云墨这一剑,竟然将他的手齐腕而断。

    他用了两招,就将方玉飞的两条手臂彻底废掉。

    夏云墨淡淡道:“这样的手套,对付不了陆小凤,对付不了西门吹雪,更加对付不了我。”

    话音落下,夏云墨手中剑起剑落,一颗头颅便分离了他的身子,在地上滚了两圈,方才停下来。

    那眼神中,带着难以言说的怨毒和恐惧。

    看了看银钩赌坊,十来条尸体,夏云墨不禁摇了摇头。

    他原本只是想要来这银钩赌坊看一看,毕竟这里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

    却没有想到,到头来,却是他来覆灭了这赌场。

    夏云墨摸了摸下巴,从柜台上找出一只毛笔,用地上的血液做墨汁,在地板上写下了八个大字。

    “赌博有害身心健康!”

    笔走龙蛇,力透地板,字不算多好,但却也不差。

    又从柜台拿出一壶酒,夏云墨哈哈一笑,走了出去。

    当他走出去时,夜里已经起了一层淡淡的薄雾,但即使是隔着一层薄雾,夏云墨也能够感受到,有很多人在看着他。

    这些人的目光中带着好奇,好奇夏云墨为什么会活着出来,好奇银钩赌坊里的惨叫声。

    夏云墨毫不在意,口中唱着“将进酒”,慢悠悠的走在街道上。

    他的路越走越偏僻,越走越荒凉。

    这并不是回客栈的路。

    他现在就像是一个喝醉了的酒鬼,眼神迷蒙,找不到回家的路。

    雾,越来越浓了。

    而夏云墨,此时也走到了一片竹林的外围。

    突然间,他的眼睛变得很亮、很亮。这样的一双眼睛没有丝毫的醉意。

    “锵”的一声,笛中剑忽的从夏云墨手中出现。

    一道银亮的剑光从笛中剑飞出,突兀,没有任何征兆。

    却又是这样快,这样霸道,这样的锋利。

    迷雾被斩开,在迷雾中竟然有一道人影。

    一道朦胧模糊的人影。

    这一道人影仿佛是从天地之初就在此地,又仿佛是刚刚出现。

    人影负手而立,他淡淡的挥了挥手,这一道无匹的剑气就消失了。

    消失的无影无踪。

    夏云墨舔了舔嘴唇,心头猛的一跳,露出兴奋的神色。

    “罗刹教教主,玉罗刹,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