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八十三章:突生变故

第八十三章:突生变故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雪鹰领主》 《孙悟空大闹异界》 《巅峰小农民》 
    蓝胡子看着宝匣里一团粉末,用手轻轻捻了捻,他的脸冷了下来。

    他那一张青面獠牙的脸,越加的恐怖起来,仿佛就是说书人口中的妖怪。

    蓝胡子低着声音说道:“你使诈!”

    夏云墨笑道:“有何证据?”

    蓝胡子道:“这难道不是证据?”

    夏云墨笑道:“这难道是证据:”

    他的确算是使诈,用内力将骰子震成了碎末。

    可使诈这种东西,就算所有人都认为使诈,只要没有被当场抓到,那就不是使诈。

    蓝胡子拍了拍手,冷笑道:“好好好,光是阁下刚刚这一手,江湖中就没有多少人能做到,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夏云墨笑道:“无名小卒,不足挂齿。”

    蓝胡子冷笑,扬了扬手,顿时有一群打手,将赌场里的众人驱散了出去。

    赌场里的人竟然也不反抗,只是用怜悯的目光看了夏云墨一眼。

    所有的赌徒都被驱逐出去了,就连玉天宝也赶了出去。

    偌大的赌场中,除却赌场中的人,就只有夏云墨了。

    夏云墨依旧是在微笑,很温暖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

    蓝胡子道:“第一局,你赢了我的十万两银子,现在是第二局。”

    夏云墨笑道:“不知第二局怎么赌。”

    蓝胡子道:“赌我们谁能活下来。”

    夏云墨笑道:“那赌注是什么?”

    蓝胡子道:“赌注就是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你若赢了我,就就可以得到银钩赌坊和我的几个老婆。你若输了,我就得到罗刹牌和二十万两银子。”

    夏云墨拍手笑道:“好,虽然我对你的银钩赌坊和几个老婆兴趣不大,不过你的命我倒是很想要。”

    蓝胡子道:“彼此彼此!”

    两人不再说话,只是用目光注视着对方。

    下一刻,蓝胡子狰狞着面容,向夏云墨扑了过来。

    他这一扑,就仿佛是猛虎下山,一股凶煞的血腥味朝着夏云墨扑了过来。

    蓝胡子竟然敢开银钩赌坊,自然是有几分本事。

    他的武功很高,其招式更是融合了关外关内各家特长,这一扑也是如此。

    同时,他这一扑,全身剩下就仿佛是一个龟壳一样,不漏一丝破绽。

    只有他攻击别人,别人若想要攻击他,很难很那。

    他带着狰狞的微笑,仿佛下一刻就要将夏云墨给撕碎掉。

    于是,一道银亮的剑光闪过,这道剑光如同正午的太阳,光亮灼热,不敢以目视之。

    所有人都在剑光出现的这一刹那都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等到他们再睁开眼睛。

    就看到了蓝胡子,蓝胡子依旧是那样的高壮,面容依旧是那样的狰狞可怖。

    他似乎和扑之前一模一样,只是眼神变得呆滞,喉咙上也多了一把剑。

    喉咙上的血,顺着剑刃一滴滴的滴落。

    而这剑刃的一端,竟然是一根碧绿的笛子。

    笛子的一端有着今人心悸的锋芒。

    没有人看到这一根笛子是如何出现,也正犹如没有人看到这一剑是如何插进蓝胡子的脖子上。

    那堪称完美的一扑,攻守兼备,不知有多少江湖好汉是死在这一招之下。

    可是,这世间上,绝不会存在所谓的完美。

    夏云墨的笛中剑在袖子中,他之手轻轻的抬手,笛中剑就划到了他的手掌之中。

    然后他在轻轻的一刺,这一剑就以一个很巧妙的角度,刺进了蓝胡子的喉咙之中。

    一系列的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丝毫的停滞,

    “滋”的一声,笛中剑拔出来了,鲜血从剑尖滴落到地板上,然后溅开,就犹如花瓣一般。

    蓝胡子竟然一时间还没有死,他一只手捂着喉咙,神情终于变得惶恐,嘶吼着:“笛中剑,剑主,夏云墨。”

    当将夏云墨喊出来的那一刻,他的眼睛外凸,终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其余人战战兢兢,他们虽然只是赌场的打手,但也听过夏云墨的名头。

    武林中最负盛名的三个剑客,西门吹雪,叶孤城以及眼前这个夏云墨。

    他的笛中剑,更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兵器。

    也只有这样的剑客,才能有这样快的一剑。

    夏云墨笑着挥了挥手道:“你们退下吧。”

    其余人方才如蒙大赦,向赌坊外离开。

    可就在他们即将要离开之际,他们突然分成四部分,向房间的四个角落跑去。

    在赌场的上方,突然一个铁笼子向夏云墨罩了下来,这铁笼子之前也不知隐秘在何处,竟然没有一个赌客发现。

    与此同时,那十来个打手,也不知从那里拿出弩箭,向夏云墨攒射了过来。

    小小的赌坊之中,一时间竟然变得危机四伏。

    就算是一流高手,面对这样的情况,也只能含恨而死。

    而夏云墨毕竟是夏云墨。

    他上一刻还坐在凳子上,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铁笼的边缘。

    他的轻功同样很快,即使是没有他的剑快,似乎也差不了多少。

    在笼子即将落下来的那一刹那,他的身子就犹如一条鱼一样,滑了出去。

    此时,充满了劲力的弩箭已经向夏云墨射了过来,每一箭都有着不俗的威力。

    这些打手每一个似乎都对弓弩很熟悉,他们似乎经常联手,弩箭密布,没有给夏云墨留下一丝可以逃窜的空间。

    蓝胡子怎么会有这样的一群手下,他若真是有这样的一群手下,又何必要自己上来拼命。

    夏云墨没有想太多,他的身体向上一跃,身体呈不可思议的幅度弯曲。

    一剑横扫过去,将一些弩箭斩断,另一只手向前一挥,沛然的掌风将另外两只弩箭的方向偏移。

    夏云墨站在铁笼上,横扫着下方,眼中出现了一丝血红。

    刹那间,剑光与血光在赌坊中飞溅。

    灯火明灭间,整个赌坊里,又多了十来具尸体。

    十来具尸体散发出的森森血腥气,顿时就让整个房间变得森然可怕起来。

    房间里,还剩两个人,夏云墨,与“银鹞子”方玉飞。

    夏云墨看了看方玉飞,嘴角带着微笑,让人不寒而栗的微笑,他问道:“为什么你不同他们一起出手,或许一起出手还有一线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