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六十一章:乌云匪

第六十一章:乌云匪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四月,春暖花开,风中有花香,万物苏生,一切都是很美好的。

    夏云墨的心情原本也很美好。

    毕竟这么明媚的天气,这么美丽的风景,身边还有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相陪。

    他原本打算去解决霍休,一百零八青衣楼的主人,也是大金鹏王朝背后的主谋。

    然后再去找叶孤城比剑,看一看那绝世的“天外飞仙”。

    这世上高手虽多,可这两人无疑是最顶尖的。

    每天一想到和这些高手比拼决斗,心情就不会有多差。若是再想想司空摘星发现自己被骗时候的表情,那他又会笑的肚子疼。

    可是,现在夏云墨的表情却有些冷,冷的让人害怕。

    现在,出现在夏云墨的眼中,是一副极为凄惨的景象。

    一座小小村庄,尸骸遍地,鲜血汇聚成小溪,血腥味直充天机。

    无论老幼妇孺,尽皆惨死。死状凄惨,让人目不忍视。

    在村口的正上方,挂着一枚旗子,那旗子好似是用鲜血染成的一般,为暗红色,上面还用黑金丝绘着一团乌云的模样。

    夏云墨叹息一声,这种情景,为何要让他看到呢

    他若是看不到,心情也并不会这样糟糕。

    既然心情糟糕了,也就只有把让他心情变得糟糕的家伙干掉,才能变得痛快。

    若这死的是一群江湖中人,夏云墨心头不会泛起半点波澜。江湖仇杀,恩怨不休,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是,这些都是手无寸铁的村民。

    这件事和夏云墨没有半点关系,从某些程度上来说,夏云墨和西门吹雪有些像。

    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哪怕没有半点利益,只要想去做,那就一定会去做,天王老子也拦不住。

    他们不想做的事情,也没有人能强迫他们去做。

    现在,夏云墨只想将他心情变坏的罪魁祸首找到,然后用剑刺穿他们的喉咙,看那鲜血飞溅出来的场景,一定很不错。

    夏云墨转过头来,就看到了一脸面无表情公孙兰。

    这女人杀的人可能比夏云墨还要多,心肠不知道有多硬。

    至于同情心,这三个字在她的心头早就不复存在了,

    可是,夏云墨不高兴,又怎么会让她无动于衷。

    于是夏云墨又毫不客气的给了公孙兰两个板栗,看着公孙兰咬牙切齿,却又不敢发作的样子,夏云墨顿时觉得心头舒服多了。

    不过,要怎么找到罪魁祸首,这倒是难题。

    想了想,夏云墨又将目光放到了公孙兰身上。

    这女人这次反应很快,一下子就退的远远的。

    夏云墨这时候露出一抹笑容,他说道:“想要获得自由,想要我放你走吗?”

    公孙兰愣了愣,却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夏云墨笑道:“那就帮我一个忙吧。”

    ——————

    在一座小小的城中,有一座小小的客栈。

    夏云墨和公孙兰就在这客栈里。

    两人点了两个精致的小菜,和一壶酒。

    客栈虽小,但不管是小菜和酒,都是不错。夏云墨吃着小菜,喝着酒,倒是很悠闲。

    毕竟杀人也是一件体力活,不吃饱喝足怎么能杀人呢。

    公孙兰却有些急切,不时的往门口看,似乎是在等人,等一个人来。

    等人绝对不是一件好差事,每走进来一个人,心头就会跳,总以为是自己等的人到了,可等来的只有失望。

    很少人能够明白,你要等的人若是不来,就算一直看着,眼睛一眨不眨,也不会来。

    用眼睛盯着门,等的越久,就越让人心急,等到了最后,那一份焦急感,足以让人发疯。

    好在他们并没有等多久,他们等的人就来了。

    这时一个紫衫白袜,乌黑油发上插着根紫玉钗的女道姑。她的脸是苍白的,秋水般的眼眸里,充满了忧郁和悲伤,有着说不出的凄艳出尘之美。

    这样的女人,就是站在公孙兰身旁,也同样耀眼。

    女道姑走到公孙兰身旁,说道:“大姐,你要我打听的东西都打听到了。”

    这女人红鞋子中的五妹,江轻霞。

    红鞋子是一个神秘组织,成员都是女子,穿着一双鲜红的绣花鞋,上面还绣着猫头鹰。

    公孙兰就是红鞋子组织的大姐。

    霍休的财富,就是流到了红鞋子组织中。

    这红鞋子组织很有可能就是小老头手里的一个棋子,势力分布很广,让她们去打听消息,很快就可以得到想要的消息。

    公孙兰说道:“你说。”

    江轻霞看了夏云墨一眼,看大姐没有任何表示,不由得怀疑这油头粉面的小白脸是大姐找的姘头。

    不过她还是说道:“最近江湖上出现了一伙“乌云匪”,据说是关外的异族人,在中原大肆破坏。”

    “乌云匪一共十二人,胯下骑着是关外的乌云马,来去如风,武功都很不错,而且似乎还会一套特殊的合击刀法,江湖中曾有人想要对付他们,不过都无功而返。”

    紧接着,公孙兰拿出了一张地图,说道:“根据我们的人提供的线索,还要三天的时间,这一伙乌云匪就会出现在青光镇。”

    夏云墨看了看地图上标记的路线,夏云墨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他又不紧不慢的吃了几口菜,然后站起身子,拂手间就解开公孙兰的穴位。

    夏云墨笑道:“这一次我们就别过了,下一次若是再相遇。希望你能请我吃没毒糖炒栗子,再看看没有杀气剑舞。”

    说罢,夏云墨就径直的走出了客栈。

    他并非是西门吹雪,杀人前还要沐浴焚香,斋戒三天。

    他是夏云墨,他所追求的是直抒胸臆。

    杀人要趁早,片刻也晚不得。

    公孙兰咬着嘴唇,她想不到夏云墨如此轻易的就放过她。

    她的目光闪烁,在考虑着是否要向夏云墨出手。

    可是,最后还是放弃了。

    并不是她害怕夏云墨,而是夏云墨昨天在面摊铺所说的话,让她有了顾及。

    她的剑法中有破绽,若是再出手一次,她还是要被夏云墨擒下。

    哪怕是再加上五妹也一样。

    江轻霞一脸八卦的看着大姐的脸,好似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夏云墨解穴时太快,也太随意,让江轻霞甚至没有察觉到大姐是被点了大穴。

    再加上夏云墨走前的暧昧话语,还有大姐现在的纠结表情,如同女人看着远去的情郎充满了哀怨。

    “啊。”正在江轻霞遐想时,公孙兰一个板栗狠狠的抽在江轻霞的小脑袋瓜上。

    别说,这感觉还真不差。

    公孙兰作为红鞋子组织的大姐,自然是明白五妹的小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