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六十章:翻跟斗的司空摘星

第六十章:翻跟斗的司空摘星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桌子上放了三根笛子。

    两根是夏云墨拿出来的,另一根是司空摘星拿出来的。

    夏云墨看着桌子上的三根笛子,眼中精光闪烁。

    司空摘星得意的说道:“好小子,不如我们来赌一把,就赌你拿出来夏云的笛子是真的,还是我拿出来的是真的?”

    夏云墨看着司空摘星,笑道:“你个猴精,上次输给我不够,现在还想输吗?”

    司空摘星说道:“不不不,我要赢,我要让武林中人都知道我赢了你。”

    夏云墨笑道:“你小子就这么小气,不久上次输给我几斤猪头肉吗?至于这么斤斤计较。”

    司空摘星这时候几乎跳起来说道。

    “上次输给了你,你这小子明明答应我不告诉别人的,现在天下人却都知道我司空摘星没偷到你的笛中剑,还输给了你几斤猪头肉,我要是不赢回来,怎么对得起我偷王之王的称号。”

    夏云墨咳嗽了两声,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本来我就只给花满楼说过,你也知道花满楼。这家伙是个君子,绝对不会到处传这种闲事。”

    这次司空摘星真的跳起来了,还跳的很高,旁边两个夜游神眼睛都看直了。

    司空摘星然后瞪着夏云墨,气呼呼的说道:“可是你还给陆小鸡说了,陆小鸡还把这个消息传出去了,整个江湖都知道了。”

    “现在你这小子可是在江湖中风头大盛,打赌赌赢了我这个偷王之王,还用剑赢了剑神西门吹雪。今天本大爷不让你输一局,杀杀你的锐气,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偷王之王。”

    夏云墨笑道:“那既然赌,就要有赌注,上次是猪头肉,赌注是什么?”

    司空摘星眼骨碌一转,说道:“谁要是输了,就脱了衣服,赤着上身,在城里翻一圈跟斗,一边翻,一边喊我是猪。”

    夏云墨说道:“你要是输了,就喊我是司空摘星就可以。”

    司空摘星道:“就这么赌?”

    夏云墨道:“就这么赌!”

    一阵风吹过,已经是深夜,天气越加的寒冷起来。

    公孙兰看着两人,突然觉得被抓这件事似乎也并不怎么坏。

    至少今晚上就很有趣。

    她有看了看夏云墨,心头却有些好奇,如同夏云墨这样如同翩翩公子一样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喜欢拿腔拿调,要是在街上赤着上身翻跟头,喊“我是猪”,一定有趣极了。

    想着想着,她竟然全身发颤,笑了起来。

    不过这笑声很快就结束了,因为夏云墨顺手就将赏了她一个板栗,脑袋上都给敲起来一个包。

    公孙兰立刻咬牙切齿,像一只母老虎,可是,肩胛骨传来的巨疼,却又让她不得不安静下来。

    司空摘星忽的哈哈大笑,说道:“你输了,你以为我是在先前同你说话的时候换的,你绝对想不到,先前的烟火就是我放的,而且我还是故意露出马脚,让你察觉的。”

    夏云墨不可置否,依旧微微一笑。

    司空摘星哼了一声说道:“你别不信,我早就打听过你的笛中剑,然后又按照你笛中剑的模子,找人做了两把一模一样笛子。”

    夏云墨笑道:“既然如此,你何不试试我的笛中剑是真是假……”

    司空摘星原地翻了一个跟斗,将笛中剑拿起来。手腕转动,向夏云墨刺过来。

    这小子擅长轻功,剑法竟然也耍的有模有样。

    当剑快要刺到夏云墨时,夏云墨方才抬起手来,轻轻的挡在笛子前面。

    司空摘星叫道:“小心了!”

    他捏动笛子内的机关,要将笛子中的剑刺出来。

    可是……

    笛子里似乎什么也没有出来,这似乎就是一根普通的笛子。

    司空摘星的脸上开始冒汗水,又转动了几下笛子,这笛子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夏云墨含着笑,看着司空摘星。淡淡的开口说道:“猴精,你现在觉得是谁胜了,是谁败了。”

    司空摘星额头的汗水变得多了起来,他猛然大吼一声,开始翻跟斗。

    翻跟斗时,他体内气劲外放,只听得“夸啦”一声,上衣就破碎了。

    “我是司空摘星,我是司空摘星。”

    这家伙,当真是说到做到。

    亏得这时大半夜,否则光是赤着上身的老汉翻跟斗就足以成为一大奇观。

    更何况,这老头还叫着“我是司空摘星”。

    即使是如此,夏云墨相信,不出三天,今晚上发生的事情,就要传遍整个江湖。

    而夏云墨的恶趣味,似乎更大了,他大声的喊道。

    “司空摘星,是个猴精。”

    “猴精捣蛋,是个混蛋。”

    “混蛋不乖,打他屁股。”

    他的声音很大,半座城都听得到,那司空摘星跟斗就翻得更快了。

    现在的司空摘星,只想早点离开这里,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等到司空摘星已经翻到了夏云墨都看不见的地方,夏云墨猛然拉着公孙兰飞走。

    头也不回的飞走。

    速度很快,公孙兰曾经以为她的轻功天下已经少有人比得过了,但和这夏云墨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不少。

    公孙兰被夏云墨封住了几个大***力提不起来,脸被冷风割的生疼,不由得向夏云墨的身子贴了过去。

    如此高速度的奔袭了足足两刻钟的时间,夏云墨才停下来。

    当停下来以后,公孙兰才发现,他们已经飞出了城,来到了很远的地方。

    夏云墨刚停下来,就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笑的满地打滚,笑的肚子疼。

    公孙兰看着夏云墨,不仅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得了怪病。

    夏云墨笑了很久,才从地上站起来,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疯了,没错,我是疯了,我是笑疯的。”

    他忽的从袖口里取出一根笛子,公孙兰知道这根笛子。

    这笛子是夏云墨先前飞走时,从桌子上拿的,也正是司空摘星偷掉的那一根。

    只见夏云墨手腕一扭,顿时从笛子的另一端弹出了一截剑,锋芒毕露的剑。

    这就是笛中剑。

    那司空摘星偷到的就是笛中剑。

    夏云墨脸上笑容依旧很灿烂,他说道:“司空摘星这猴精,平时机灵得很,但他却不知道,赌博这种东西,比起底牌,更加考完的是“势”,若是“势”不行,那底牌再大也要输。”

    公孙兰美眸圆睁,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可为什么,司空摘星没办法将笛中剑使出来。”

    夏云墨笑道:“因为我的手指夹住了剑片,你当我手上功夫是白练的啊。”

    接着夏云墨又笑了起来:“这时候,那猴精一定发现了其中的奥秘,我想他的表情,一定精彩的很。”

    绕是见多识广,杀人无算的公孙兰,此时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她发誓,以后若是能够和眼前这家伙好好相处,就一定不要惹她。

    实际上,司空摘星并没有那么好骗。

    能够骗到那猴精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还因为夏云墨施展了“摄心术”,扰乱了那猴精的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