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十章:伊哭

第十章:伊哭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诸君取死有道,我若是不成全,岂不是枉费诸君一番心思。”夏云墨负手而立,眼眸中泛起一丝血红色。

    语罢,他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又出现在另一个武林人士身后。

    “李匡,小心,他在你身后。”

    一个大汉耸然一惊,忙的一个转身,就看到夏云墨在对他微笑,和煦又温暖的微笑,出手却是快若闪电,一掌向他拍了过来。

    大汉目眦尽裂,这碎公子的这一双手掌上,仿佛是有阎王爷的帖子,谁要是挨上了一掌,便是被阎王发了帖子。

    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那大汉双臂交叉,企图封住要害,哪怕是双臂骨折,也要比丢掉性命强。

    可若是夏云墨的招式又怎会如此容易接下?

    只见夏云墨的双手如穿花蝴蝶,灵巧而多变,从两只手臂交叉的缝隙之中穿了过去,一掌击在了大汉的胸口,大汉心脉尽碎,当场毙命。

    “哈哈哈哈,今日天公不作美,未曾下一场大雪,让诸君死的更有诗意,倒是一场遗憾。诸君此时若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可以与我说道说道,若是以后有机会,指不定会完成诸君的心愿。”

    夏云墨含笑的望着众人,他终于明白反派为什么会那么多话了,因为面对垂死挣扎之人,以成功者的姿态,说着胜利者略带怜悯的话语,这种感觉并不差。

    “大家一起上,莫要在留手,他难道还能对付所有人吗?”

    在死一般的沉寂中,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顿时所有的江湖人士再次出手。

    夏云墨施展出两次诡异的轻功,的确是吓到了众人。

    但都是混江湖的,将脑袋提在裤腰带上,又有什么情况没有见过。

    先前的这一番话,丝毫不将众人放在眼里。他们原本的恐惧之心衰退,却是更加的愤怒起来。

    此刻,群情激愤之下,各种手段施展出来,要将夏云墨置于死地。

    “这样才有点意思啊。”夏云墨笑道,他那宽大的袖子一抚,形成一股气流,将暗器的力道卸了下来。

    另一只手好似随意的一拍,就拍在了身后一个想要偷袭的人胸口。

    短短的两炷香后,已经有有接近十来个好汉被夏云墨所杀。他的身法诡异,掌法更是恐怖,在场之中,除却几个有名的高手,其余的人已无夏云墨的一合之敌。

    夏云墨的瞳孔之中,那一抹血红,越发的深了起来。

    夏云墨嘴角的笑容不曾消失,他喜欢这个世界,喜欢古龙的世界。

    在古龙的世界之中,江湖和朝廷是属于两个互不干涉的存在,哪怕江湖之中掀起血雨腥风,那也是江湖人的事。

    在这个世界里,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杀戮着,毫无顾忌。

    许多江湖中人已有了退意,面对这个诡异的对手没有那个人不惜命。

    “哎哟,我怎么是使不出力气了。”

    “我也没力气了,难道是酒水里有毒?”

    醉月楼二楼上,一众武林人士突然手脚酸软,提不起力。

    夏云墨皱眉,他闻到了一股异香,很淡很淡的异香。若不是经过其他人的提示,夏云墨绝对注意不到。

    他忙的屏住呼吸。运转内力,想要将体力的毒气逼出去。

    就在此时,夏云墨突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这一种感觉,很久没有感受到了。

    在初入江湖时,他曾经被一个下五门的盗贼暗算,生死一线。

    他提起一口气,身体横移数尺。

    “咔嚓”一声,他先前所站已经出现了一个大坑。

    这一股危险感并没有消失,又一道亮光向他袭来。

    体内的内力只能运转十之三四。

    他一发狠,直接一手抓了过去。

    一阵金石交击的声音发出,夏云墨虎口一震,脚点在地板上,方才将这一股力量卸掉。

    他的手在微微颤抖,手掌已然出现了一道豁口,鲜血汩汩流出。

    “中了青缭烟,竟然还能接的下青魔手,桀桀,年轻人,你很有意思。”

    一阵嘶哑的声响起,客栈中已直挺挺的站了一个人。

    那人身上穿了一件青布袍,大袖飘飘,这件长跑无论谁穿在身上都会嫌长,但穿到他身上,却还盖不到膝盖。

    他本就长得吓人,却还带着顶奇形怪状的高帽子,骤然望去,就像一颗古树。

    更可怕的是他的眼睛,一双青色的眼睛,眼球是青色的,眼白也是青色的,一闪一闪的发着光,就像是鬼火。

    在他的手上,还带着青光闪闪的手套。手套狰狞而丑陋,隐隐中散发出一股腥味。

    夏云墨曾经见过一双相似的手套,那一双手套戴在林仙儿的手中。

    可是,两双手套虽然看着相似,但这一双手套,可要比另一双手套可怕的得多。

    当此人一出来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了。

    一些江湖人士,试图想要离开醉月楼,可是却全身无力,难以行动。

    原因无他,因为此人是伊哭。

    青魔手伊哭,兵器谱上排名第九的伊哭。此人擅长毒药,一双青魔手更是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百晓生的兵器谱排名,不排魔教,也不排女性。魔教中用毒高手很多,可是除却魔教众人外,当今天下,这伊哭就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堂堂青魔手伊哭,竟然用这种小人手段,真是让人失望。”夏云墨说道,他袖子一挥,就已经将四周的毒气卷开。可是在体内的毒气,却如同扎了根一般,难以根除。

    以他的内功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的江湖中人,站都很难站起来。

    “这江湖本就是险恶与歹毒,那里有什么小人的手段,有的只有赢得胜利的手段。”伊哭狞笑着说道。

    “说的不错。”夏云墨拍了拍手,忽的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瓶子:“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心安理得了。”

    伊哭看着瓶子面色一沉,他突然发现,他只需要一运功,体内五脏六腑,就如同针扎一样。

    在不知不觉中,他也中毒了。

    “不久前,苗疆五毒童子曾经想要毒杀我,可惜他太狂妄自大了,不仅没有毒杀到我,反而把自己交代在了我手上,留下了一些瓶瓶罐罐。”夏云墨淡淡的说道。

    众人恍然,五毒童子乃是来自苗疆,一身毒功诡异莫测,他的师父更是大欢喜女菩萨。那大欢喜女菩萨若论武功实力,当能够挤进兵器谱前五甚至更高的位置,来历更是神秘,有传言说她就是来自魔教。

    “现在,你我双人都中了毒,那就来看看,在中毒的状态下,谁能够将对方的脑袋摘下来吧。”

    夏云墨拿出另一个罐子,将罐子里的解药喝了下去,向伊哭走了过去。

    两人现在可以半斤八两,都是身中剧毒,难以调动内力,现在的他们,需要比拼的就是技巧和力量上的掌控。

    “找死。”

    伊哭也猛地朝夏云墨扑了过来,他一双青魔手不仅有剧毒,还锋利无比。更何况,这伊哭对于自己的力气很有自信,他能够轻易的摁住一头奔跑的马。

    两人身形交错,速度都是极快,看的众人眼花缭乱,不敢相信凭借两人连内功都不运转,就能达到这样的地步。

    “噗”

    伊哭的身形猛然停了下来,低头望了望,在他的胸口处出现一个伤口。

    伤口并不大,却不偏不倚的刺中了心脏。

    他又看了看夏云墨,在夏云墨的手中,已经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短剑。

    这一把短剑不过一尺来长,鲜血还在低落。

    “好短的一把剑,好快的一把剑。”

    这是伊哭最后的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