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乐园 > 274 碎片

274 碎片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热门推荐:、、、、、、、

    随着“啪”一声轻响,林三酒的脚便已离开了地面――被她一脚蹬裂的大理石地板立时混着烟尘,飞溅出不少细微的碎片。借助这一蹬的力量,林三酒已经腾空跃起,身体在空中做了一个半旋的动作,右拳带着她浑身的力道便击了下去――

    “真是不死心啊?”从斗篷下传来一声淡淡的笑,在面对这几乎能夺天地之色的攻势时,南馆女人依旧一动不动地站着:“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一句话快说完时,她最后一个“吗”字微微一颤,似乎被什么给打断了一下――打断她的,正是林三酒再一次砸进她小腹里的拳头。

    血液、气息、内脏的翻滚,与林三酒的拳头只隔了薄薄一层肌肉和脂肪;感觉上似乎很脆弱,只要撕开这层屏障,就能将拳头深深送进对方的腹腔了。然而在一秒钟后,林三酒又一次感觉到了刚才那叫人眼前一黑的力量,身体也再次被掀飞了出去。

    “再试多少次也没有用的啊。”斗篷下的阴影里,女人笑着说。

    林三酒好不容易稳住势子从半空中落下来,盯着她抹了一把脸,狠狠笑了一下。

    “原来我现在的力量这么强,真是一件叫人高兴的事。”她说到这儿竟咳了一声,“……看来你是真打算一动不动任我打了?”

    “只要你自己受得了,我没有意见呢。”斗篷女人的声音悠长,仿佛对她的行动饶有兴致:“真好奇你打算怎么办?在我的‘反射’之下,一个不小心死了的也不是没有。”

    回答她的,是林三酒再度猛扑上来的身影。

    当林三酒朝她冲去的那一瞬间,即使身负【镜子】这样特殊能力的斗篷女人,也不由自主地微微一动――因为对方身上那一种猛虎即将择人而噬般的气势,实在太过触目惊心了。只是斗篷女人仅花了一瞬间便克制住了自己的逃生本能,微微昂起头,再一次吃下了林三酒一击。

    说是“一击”,但当这股力道返回林三酒自己身上的时候,她才深切地感觉到了这个形容是多么苍白无力。

    幸好她只是意识体;幸好意识体即使被震散了一些,也能重新聚拢。

    假如自己此时是个肉身的话,恐怕此时半截身体都会爆成一瀑血肉四溅的碎末了吧?

    ――即使是这样,林三酒仍然浮在空气里蜷成了一团,半天都动弹不得;这痛苦,甚至让她想起了“人之毒”。

    说来也好笑,在如月车站里能给她最重一击的,竟然是她自己。

    “老实说,我有点儿无聊了。”从斗篷下传来的声音悠悠地,“有我【镜子】――”

    她后半句话还没说出口,就已经没有机会说了;因为这个时候,刚刚恢复过来的林三酒没有耽搁多余的哪怕半秒钟,身子已经第三――不,第四次地扑了上去。

    如果说前几次的攻势只是让人瞧了心惊的话,那么这一次,甚至能叫人忘了思考。就像是瞬间席卷陆地的海啸、或者将要一口吞掉城市的巨兽――明明只是一个不庞大的女性躯体,然而当林三酒凌空而上时,斗篷女人却像是被对方的阴影给牢牢钉死了一样,甚至连动一动的余地都没有了。

    “不管怎样,我――”

    她才强自说了这么几个字,身体已经被山呼海啸一般的攻势重重击中。

    图书馆震颤不已地摇摆起来,从天花板上落下了扑簇簇的灰。

    这一次,飞出去的人终于变成了斗篷女人――当她身体腾空的时候,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一个“都”字在嘴里终于变成了不敢置信的半声惊呼,面前的对手停下了冲势,在昏暗的光芒里,凝成了一个线条凌厉的剪影。

    斗篷女人再次碰到地面的,是她轰然炸开的一团、齑粉般的血肉白骨。

    从首当其冲的小腹,一路延伸到胸口和盆骨处,此时都成了空荡荡的一片;由于没了躯干的连接,两条腿早就不知道飞到了哪儿去。若不是血迹和碎肉,恐怕连**曾经存在过的痕迹都看不出来了。

    唯独连着脖子的一颗头颅倒仍然是完好的。破碎的斗篷被气波掀开了,露出了一张面色白得像纸一样的脸――不知道是因为还有生存数字暂时没有被消耗掉呢,还是因为残存了一点最后的神经反应,这个面容平平无奇的女人竟然还没有死。

    “不、不可能……”她使劲瞪大了眼,视力似乎已经不行了,黑瞳仁像雾似的漫开了,就是找不到林三酒的所在之处。“我……我……镜子……”

    林三酒一抹脸,几步走到了她的旁边。

    在破碎的布片堆里,惨白的女人头张着嘴不动了,失去了任何活着的迹象。

    “到最后也没忘了’镜子’。”林三酒注视着地上的人头,有些莫名的感触。“难道你自己到死都还没有明白这个能力的实质?”

    所谓“像镜子反射光一样,将攻击也反射回去”的说法,其实早就在斗篷女人能力的介绍中说得明明白白了:这只是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

    “你的确可以将攻击反射给我不假……但是你忘了,”林三酒弯腰捡起布料,将它扔在了女人脸上。“――你不是镜子,而我的攻击也不是光。”

    在林三酒第二次攻击时,她终于确认了拳头上传来的,真的是对方内脏翻滚、肌肉颤抖的触感――也就是说,她的攻击在这一个瞬间里,是有效的。根据斗篷女人自己的说法,她即使受到了攻击,也感觉不到异样,只会原样将伤害反射回去,因此她看起来才始终那么平静无碍。

    “就算你真的是一块镜子,在光线投上你、但还没有反射的那一瞬间,光线也是结结实实地照在了你的身上。”

    而不管斗篷女人到底是变成镜子也好还是维持肉身也好,无论是什么,都会有一个所能承受冲击的“上限”――林三酒一次比一次猛的攻击,就是为了找到这个上限。

    一旦达到了这个上限,斗篷女人自己就先会被击成碎片:自然也无从谈起什么反射了。

    林三酒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再没有朝地上的女人看一眼,转身便朝楼氏兄妹所在之处跑去。

    两个孩子早就看见战斗结束了,此时都跳了起来,脸色红通通地,不住发出一声又已声兴奋的尖叫和高呼――林三酒冲到了他们身边,见二人都还好好的,不由也放下了心;只是抬眼一扫,她又觉得有些怪了。

    ……图书馆里,未免太安静了些。

    南馆小队剩余的堕落种,是一个也没瞧见了;刚才还在与他们缠斗的西馆小队,此时更是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斯巴安也不在,空荡荡的图书馆大厅里,一时间竟只剩下了静坐不动的siri,以及两兄妹欢呼声的回音,听起来颇有几分怪异。

    “……那些人呢?”林三酒忍不住问道。“都去哪儿了?”

    楼氏兄妹俩的神色忽然顿了一下。

    “这个……”楼野似乎感到有什么话很难启齿似的,面色复杂得奇怪:“呃,说起来……”

    “果然打赢了啊。”

    一道悦耳的男声不知从哪儿响了起来,截断了楼野没说完的半句话。楼氏兄妹像是为不必再解释而松了一口气,跟着林三酒一块儿,将目光投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刚才siri工作台前明明是空的,但此时斯巴安却正双手插着裤兜,姿态闲适地倚在台子上――他的金发、他的战斗服、他的半侧身子,都被大片血染成浓重的黑红色。

    他笑起来时,只有一口白牙仍然闪着光:“五本书都拿到了,我们去确认吧。”

    林三酒盯着他,半晌没有动步。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