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陈洪与朱平安的过节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陈洪与朱平安的过节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干爹,那就这么算了吗?”谦公公被陈洪骂的万念俱灰,面如枯槁。

    回答他的,又是一个耳光。

    “废物!连报复的心都不敢生,不配做杂家的义子!”陈洪恨铁不成钢骂道。

    那是要报复回去了!谦公公眼睛顿时亮了,咬牙切齿的表态,“干爹,孩儿做梦都想要跟朱平安算账,孩儿要将从朱平安那收到的痛苦和屈辱,百倍,千倍,一万倍的还给朱平安,我要让朱平安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桀桀这还有点熊样”陈洪桀桀一笑,总算没有再打谦公公耳光。

    “干爹,孩儿虽然被朱平安打了六十大板,但孩儿拄拐依然可以为干爹冲锋陷阵。干爹,您下令吧,咱们从哪下手,收拾这该死的朱平安?!”

    谦胥受到表扬,顿时神光焕发了起来,扶着柱子直起了身子,主动请命道。

    啪!

    回应他的又是一记耳光!

    “才夸你一句,你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现在朱平安才立了大功,估计封赏公文都在路上了,正是他出风头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冲锋陷阵!?我看你不是屁股被打了板子,而是脑袋被打了板子?!也不动脑想想,现在是报仇的时候吗?!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他得罪了严相,又站在了景王对面,自有他倒霉的时候,且等他陷井的时候,你再下石,岂非事半功倍!”陈洪甩了谦虚一耳光后,阴恻恻说道。

    “干爹教训的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孩儿我这双眼睛会一直盯着他的。等他落井的时候,孩儿我要让他头破血流,脑浆子都给他砸出来不可!”

    谦胥像狗一样匍匐在陈洪脚下,咬牙切齿的说道,对朱平安的恨意溢于言表。

    “起来吧。”陈洪拍了拍谦胥的头顶,缓缓点了点头,“以后办事要带着脑子。”

    “是,孩儿一定将干爹的教诲铭记于心。”谦虚用力的点头。

    等到谦虚离开后,陈洪背着手在房间里缓缓踱步,脸上的表情愈发的阴森,“朱平安啊朱平安,我们都出身自寒门,原本有机会携手的可惜,可惜你太不识时务了!竟然给冯保那个小崽子出谋划策!坏了杂家的好事!”

    闭上眼睛,陈洪的思绪忍不住飘到了以前。

    那是小时候,自己家在岭南的一个村子,村子很穷,自己家更穷,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从记事起,自己就没吃饱过肚子,自己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从懂事起,就砍柴、打水,还时不时的在附近村里偷鸡摸狗,去镇上坑蒙拐骗,就是被打的头破血流,依然坚持努力,可是日子越过越穷。一直到二十了,家里的境遇一直也没有丝毫改观,依然是村子里最穷的。和自己同龄的人,早就成家立业,孩子都有仨,大的都会打酒了,自己依然是光棍一个,磕头下跪好不容易求媒婆保个媒,才成了第二天,就被打听清楚情况的对方,给当场登门连羞带辱的退了婚事,自己也彻底成了村里的笑柄。

    不甘!

    愤怒!

    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终须有日龙穿凤,唔信一世裤穿窿!

    我陈洪生于天地间,我的人生不该如此!也不能如此!我要向上爬,我要出人头地!我要成为人上人!我要让那些嘲笑我的人,羞辱我的人,看不起我的人,付出血的代价!我要报复他们,狠狠的报复他们!

    我要雄起!我要改变命运!

    被退婚后,自己在家整整三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苦思雄起之路!科举之路走不通,因为自己不识字;经商之路也走不通,因为自己没本钱;从军之路也走不通,自己没武功,也没门路,再者说了,北虏凶蛮,倭寇残忍,自己这瘦弱的身躯,只有成为炮灰的份!

    三百六十行,难道就无我陈洪崛起之路吗?!

    婚都被退了,我要老二有何用!还不如咦,对啊,我可以去势入宫啊!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终于让我给想到了这么一条崛起之路,一条飞黄腾达之路!

    就这么决定了!我要成为三宝太监那样的权监,我要让天下人都仰头看我!

    不过,去势入宫也不简单,一打听,朝廷早已规定,凡自愿阉割成为宦官者,事先必须得到官服的批准。而官府批准的条件呢,是一家有四个以上孩子,愿意将其中一个阉割入宫的,要事先在官府登记候补,等到候补上了,方可由有司去势入宫。凡是私自阉割的,一经发现,严惩不贷!

    不过好在这条律例执行的并不严格,官府对于自阉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去势也不简单,这是一门专业手艺。自己打听了,岭南只有府城“一刀王”技术最好,成功率、成活率最高,但是收费也贵,至少要十两银子,其他便宜一点的手艺人,至少也要七两银子。可是,别说七两银子了,自己连一两银子都没有!

    没钱!没钱也阻止不了我的入宫之路!没钱去势,那我就自宫。

    那是一个黄昏,自己带了一把刀,毅然决然的进了后山,那个黄昏是血色的,那个黄昏是剧痛的,那个黄昏持续了三天,自己在第三天晚上才醒来!

    自己很兴奋,自己成功了!

    自己一路乞讨来了京城!没想到入宫,更难,没有门路,没有关系,自己压根进不了宫,一直在京城乞讨流浪了两年,最后才由一个倒夜香的老太监保举入了宫。

    入宫后,自己才发现自己当初的想法有多天真,宫里的太监太多了,如过江之鲫,太监之间的竞争太厉害了,想要成为权监,难如登天!

    自己入宫后整整涮了十年的夜壶、便桶,十年啊,终日与夜壶、便桶为伴!

    自己不仅被外廷当官的鄙视看不起,便是在太监中也备受排挤和鄙视!什么二十好几的大爷们自阉入宫丢人现眼了,什么伤口粗糙上不了台面了,什么倒夜壶的一身臭气了,什么穷酸不识字的下贱狗了自己在宫里里受到的白眼和欺辱,那是数也数不清啊,不知有多少个夜晚,自己在黑夜里默默流泪,又咬着牙挺到了天明,撑下去。

    自己不放弃任何一个机会!

    终于,十年后自己成了夜壶总管,又过了五年,自己进了御马监,成为了御马监的中层监官。

    三年前,自己得到了一个机会,进入内书堂识字。自己不惜被人耻笑,放弃了御马监中层监官职位,以四十余岁的高龄入学,夹在一群十来岁的小太监中间蒙学识字。

    一群鼠目寸光的白痴!

    想要成权奸,那就必须执掌司礼监,要执掌司礼监,必须进文书房,要进文书房,必须要进内书堂!进内书堂可不仅仅是识字蒙学,更是一个出身!一个血统!一个权奸的血统,有了这个出身、血统,权奸之路事半功倍。

    事情如自己想的那样,很顺利,自己成功的从内书堂进了文书房,这个内廷的翰林院,这个司礼监掌印太监的摇篮。自己一步步算计,距离司礼监也越来越近,在文书房第三年,遇到了冯保,这是一个潜在的威胁,必须要除掉,正好自己提前得到了一个消息,有一个好机会,既可以除掉冯保,又可以以此为踏板进入司礼监。于是,自己以长辈的身份接近算计他,眼看就要成功的时候,万万没想到朱平安横插一脚,给冯保出了一个翻牌子的良策,不仅让冯保逃过必死的一劫,还让冯保这厮成功的在后宫站住了脚,大出风头不说,还因此收获了无数后妃的青睐和倚重,还入了圣上的眼!得了可堪大用的印象!

    可恨,可气,可恼!

    虽然后面自己也有机遇,在整理陈年废弃文书档案的时候,偶然找到了三宝太监的武功秘籍——葵花宝典,得意练就了一身好功夫,又冒死从着火的猫舍中救了圣上的龙虎大将军——虎斑肥猫,最终成功的晋身为御马监掌印太监!

    可是,每每想及此事,自己都忍不住对朱平安恨的咬牙切齿!

    御马监掌印太监虽然也非常威风,可是又如何比得了司礼监掌印太监呢。司礼监掌印太监可是都可以执掌厂卫的,这是敲打天下文武百官的权柄,跺一脚,整个大明都要颤三颤,这才是真正的权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朱平安打乱了杂家的计划,若是按照杂家的计划,除掉冯保,进了司礼监,自己也能担任司礼监的高层太监,过个三五年,成为司礼监秉笔太监也不是难事,再过个几年,成为司礼监掌印太监也就是顺水推舟的事了。

    这才是真正的权监!

    自己做了这御马监掌印太监,再想做司礼监掌印太监,可就难了!

    都怪朱平安这小贼!打乱了杂家的机会,给杂家的权监之路,增添了一座几乎难以逾越的绊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