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五四五章 游说

第二五四五章 游说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朱厚照御驾亲征,平宁王之乱,看起来雄心勃勃,实际上形同儿戏,还没开战就已陷入僵局。

    在沈溪看来,这跟当初朱厚照带兵前往宣府誓平草原如出一辙,也是豪气干云出兵,结果短短几天才走很小一段路程就因疲累和贪玩好耍而将正事放下,完全由下边的人帮忙策划战事。

    不过跟当初情况有所不同,那时沈溪已经有了全盘计划,而且还亲自冲锋陷阵,险死生还才侥幸获得大胜,但这次他不出面,朱厚照跟前没人挑大梁,或许皇帝自己也发现这个问题,所以让张苑帮忙给找个合格的副帅,辅助统兵……不过不管怎么样,朱厚照都不希望沈溪掺和进这场战事中来。

    沈溪在新城根本就不关心谁来领兵的问题,他只需要继续研究科技树,建设城市,恢复出征前的状况便可。

    朱厚照不在身边,沈溪反而轻松许多。

    但有人不死心,总希望沈溪能帮忙出谋划策,对此抱有最大希望的就是张苑。

    张苑暗地里派人向沈溪求助,意思是要跟沈溪共进退,但其实是想充分利用沈溪军事上的才能,把相应的作战计划窃为己有,以彰显他的能力。

    不过对此沈溪没有回应,倒不是说他对张苑不信任,而是觉得没必要,管张苑作何,总归他不牵扯进这场战事就对了。

    “……沈大人,我家公公说了,陛下御驾亲征关系国运,此战非要沈大人出面不可,哪怕您不明着露面,也请暗地里帮忙绸缪,这是为大明江山社稷着想……”

    来充当说客的人名叫朱成林,二十四岁,秀才出身,是张苑在京城招募的幕僚,因为不能替张苑敛财,备受冷落,这次被派来跟沈溪沟通,主要是张苑看到朱成林年纪不大,或许跟沈溪有共同语言,所以派来碰碰运气。

    官衙书房。

    沈溪语气冷漠:“你回去跟张公公说,除非陛下亲自下旨让本官参与进去,否则本官绝不会僭越行事。此战关系国运不假,但也是陛下御驾亲征第一战,陛下才是理所当然的主帅,有权决定谁来参与其中,连张公公也不过是打个下手罢了。”

    “沈大人,您可不能如此说。”

    朱成林很着急,这是他在张苑面前表现自己的最好机会,到新城能受沈溪接见,可说是他这辈子最风光的时候,若就此铩羽而归,等于白来一遭,匆忙道,“您也当为陛下排忧解难才是。”

    沈溪微微摇头:“这事还是交给张公公处置为好……有他在,何须劳动本官?来人,送客!”

    ……

    ……

    区区一个张苑派来的使节,在沈溪看来不算什么。

    就算张苑亲自前来,他都不会卖面子,更别说是一个连张苑自己都不重用的手下。

    把朱成林赶走后,云柳派人跟踪一番,回来将朱成林的动向跟沈溪说明,大概意思是张苑派了其他人到新城来游说,只是暂未登门。

    “这个张苑,其实他很清楚陛下现在态度如何,也知陛下对此战不过是一时热度,过了那股劲后陛下能否还会坚持下去都成问题,居然跟徐俌和张永等人闹矛盾,简直是为自己挖坑。”沈溪摇头道。

    云柳道:“大人是觉得,这场仗打不起来?”

    沈溪笑了笑:“其实事情已经很明显了,陛下不出兵,宁王也不敢造次,但问题是现在陛下已大张旗鼓在南京整军,还派人去南昌问罪,宁王不可能坐以待毙,此战应无可避免,就看怎么打了。”

    云柳为难地道:“派去的倭女,到现在一事无成,连近宁王身的机会都没有,若是她将一些消息泄露出去,恐怕对大人不利。”

    沈溪无所谓地道:“她本就非我族类,难道我要去相信一个异族番邦之女?她口中说的一些事,反而比我们说的更有效,现在我倒希望宁王早一步谋反,能让南京那边快速打定主意,尽快出兵。”

    “一天没有兵乱发生,一天南京那边就会举棋不定,陛下态度扑朔迷离,很多人都在琢磨其中因由,但其实连陛下自己都不确定自己的态度,如何让人推敲得出来?”

    云柳道:“大人,听说宁王有意拉拢您……”

    沈溪嗤笑一声:“宁王巴不得收拢我,就算收拢不成用反间计也极好,一切就要看他本事了。”

    ……

    ……

    沈溪回绝得干净利落,使得张苑派来的其他几个使者不敢轻举妄动,赶紧派人去跟张苑回禀。

    也就在这个时候,新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乃是沈溪“故交”,跟沈溪的妻子谢韵儿还是常年有书信来往的“闺蜜”,却是宁康王的女儿,曾亲自去汀州邀请谢韵儿为父亲治病的菊潭郡主朱烨。

    朱烨系突然现身新城,至于她从何处来,连沈溪掌握的情报系统都没查到,不过以沈溪想来,此女之前未牵扯进朱宸濠谋逆案中,但以现在局势,却由不得她不来找沈溪游说,否则整个宁康王一系都会受到牵连。

    菊潭郡主朱烨费尽辛苦,避过朝廷耳目抵达新城,最先找到的人居然是唐寅,然后才跟沈溪联系。

    唐寅见到沈溪时,神情非常尴尬:“沈尚书,并非在下自作主张,而是郡主所言在理……宁王谋逆本就捕风捉影之事,现在外间都在传宁王已起兵,但实际上宁王却在上疏自辨,并未有丝毫僭越之举……至于宁王跟倭寇勾连,不过是一面之词,做不得准……”

    沈溪打量唐寅,问道:“怎么,伯虎兄跟宁王或者菊潭郡主有交情?”

    唐寅面色尴尬:“并非如此,不过是在下由衷之言罢了。”

    虽然唐寅极力撇清跟宁王的关系,但沈溪却看出来了,唐寅在这件事上对他有所隐瞒。

    沈溪心想:“历史上唐寅落魄时为宁王赏识,想来并非简单的伯乐与千里马的关系,唐寅应该是通过亲友或者故交跟宁王牵扯上关系,又或者他游历大好河山时得到过宁王资助,不然菊潭郡主不会第一时间找唐寅帮忙。”

    沈溪道:“菊潭郡主虽算不上叛逆,但也出自宁王府,现在陛下已决定御驾亲征,若我见郡主,为外人所知怕是怎么都解释不清楚。”

    唐寅想了想,点头道:“也是,大人您不见她?”

    沈溪道:“要见也总要有个由头……她到新城来,要么真心让我帮宁王当说客,让陛下收回成命不再出兵江西,或者她根本就是来行使反间计……她总不可能希望我跟宁王一起举兵谋反吧?”

    唐寅有点无地自容,叹息道:“是在下思虑不周,为沈尚书带来麻烦。”

    沈溪微笑着说道:“其实有些事清者自清,本来我不该避讳才是……但现在是非常时期,还是要有所警觉为妥。不如由伯虎兄你带话过去,让她在城里住上两天,看看事态发展再说。”

    唐寅问道:“不知事态发展到如何地步,沈尚书才会跟郡主见面?”

    沈溪摇头:“这就要看宁王的态度了……宁王若真的谋逆,那就不再会有下文,到时请她识趣离开……还有便是看陛下是否真的会御驾亲征,总归现在不是我见她的时候。”

    ……

    ……

    沈溪到底没跟唐寅说明白,自己怎样才会跟朱烨见面。

    唐寅回去见到朱烨之后,显得很遗憾,有种没有把事做好的负罪感。

    朱烨很期待,问了唐寅具体情况后,脸上露出失望之色。

    朱烨道:“本以为唐先生出面,沈国公会赐见,没想到结果竟然会这样……唉!”

    唐寅无奈摇头:“在下并非没有跟沈尚书说明白,但以沈尚书之意,现在一切都要看宁王的表现,若宁王真的举兵反叛朝廷,那无论沈尚书如何出面,都改变不了事态进展。”

    朱烨为难道:“现在就是一群宵小之徒在陛下跟前诬告,沈国公出面说一句话,比旁人说百句、千句都管用,若陛下继续误会下去,事情发展下去真的能预料吗?”

    唐寅道:“若宁王的确无谋逆之心,大可亲自到南京负荆请罪,到时沈尚书定会替宁王求情。”

    唐寅说的话太过“天真”,连朱烨都用一种古怪的目光打量他,半响后无奈摇头:“若宁王去了南京,怕是十死无生。”

    唐寅想了想,再道:“不过郡主可暂且留在此处,沈尚书之意,可等事态后续发展,再决定是否出面。陛下在此事上并未听取沈尚书意见,您该明白陛下此举是何缘由,若陛下没有查到宁王有确切的谋反证据,绝对不会轻言出兵。”

    朱烨皱着眉头:“唐先生不会真以为陛下是因宁王谋逆才出兵的吧?宁王现在是否谋逆,对于陛下和其身边佞臣来说已无关紧要,就算没有谋逆之举也会被陛下拿下问罪……”

    “许多人依附宁王生存,若他们被朝廷讨伐,会让整个家族蒙难,只能推动宁王做一些事情,此举可谓是君逼臣反。”

    ……

    ……

    菊潭郡主朱烨到沈溪这里来游说,没起到任何的效果,毕竟沈溪知道避讳,尤其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不想给人落下话柄。

    朱烨没见到沈溪,暂且也没离开,停留在新城内似耐心等候,但以唐寅的能力是没法劝动沈溪的,到最后唐寅自己也选择了回避。

    没过几天,便有消息说朱烨到新城的事,好像是有人故意放出风声来,让朱厚照知道菊潭郡主是代表宁王到新城找沈溪游说,消息很邪乎,没过多久就传遍大江南北。

    短短几天时间,张苑、徐俌和张永等人都知晓此事,却没人敢上报皇帝,即便是去面圣提及战事准备情况的张苑也没说。

    连皇帝跟前的人也在有意避讳,哪怕有些人想据此引经论典,有意针对沈溪,也不敢随便在宁王谋反之事着手,他们感到这种事闹不好就会引火烧身,而这把火并不是来自于宁王或者菊潭郡主,而是皇帝和沈溪。

    君臣矛盾深刻时,不是一边放软话就能妥协,很可能会殃及池鱼。

    朱厚照在南京城又突然失踪了,居然主动找张苑和江彬问及有关战事准备,却因为张永和徐俌的阳奉阴违而令粮草和辎重无法凑齐。

    张苑本来想找机会在朱厚照面前告状,却被江彬抢了先……江彬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好像迫不及待要发兵。

    ……

    ……

    南京皇宫,朱厚照看上去精神不错,前几日染病的颓势完全不复存在。

    朱厚照好像被什么人什么事刺激到一般,涨红着脸说道:“朕病情已无大碍,再者兵马和粮草还有船只都已准备齐全,实在没理由继续留在南京城,不如即刻发兵,十万大军足以铲平南昌府。”

    张苑道:“陛下,如此出兵,是否太操之过急了?可以再准备一段时间才成行。”

    江彬瞄着张苑:“张公公这是怯战吗?什么事情都准备好却拒不发兵,就好像光打雷不下雨,外人会怎么说?难道我们会怕了那几个贼寇不成?现在宁王已有顺江而下荡平江南的趋势,再不发兵,难道就不被敌人占据先机?”

    张苑不知兵,本想跟江彬争论两句,却突然意识到这次江彬和朱厚照立场如此一致,更好像是早就商议好的,心道:“这小子一定是单独跟陛下进言,还将江西地界的叛乱夸大其实,以妖言蒙骗陛下,让陛下早日发兵给他立立业功的机会。”

    朱厚照对于宁王谋逆之事没有任何迟疑,道:“张苑,朕之前跟你提过安排一个副帅,你考虑得如何了?可有合适人选?”

    张苑之前根本就没想什么副帅的事,都在跟张永和徐俌等人作对,现在突然皇帝下定决心出兵,是何原因都不清楚,他很难作答。不过他心里愤愤不平,想到徐俌和张永在背地里做文章,好像是故意挑唆一般说道:“陛下,以魏国公徐俌为将,可稳定军心,领兵出战最合适不过。”

    朱厚照皱眉道:“可惜他不是文臣,以朕的意思,以文臣作副帅最好。”

    张苑心道:“最好的副帅必定是我那大侄子……陛下就算不信任我那大侄子,也该相信兵部陆侍郎,还有王守仁那小子,何至于让我来举荐?不过把姓陆的和王守仁调来南京城,怕是时间上来不及。”

    张苑道:“若是陛下觉得不合适,可以让南京兵部左侍郎王倬领兵,想来不会让陛下失望。”

    朱厚照摇摇头,显然对这两个人选都不太满意,最后朱看着江彬,似乎有意考校,看看江彬有什么合适人选。

    可惜的是,江彬也没好人选,看着朱厚照发呆。

    朱厚照御驾亲征,名义上是主帅,但其实真正调兵的大权都集中在副帅手中,毕竟他作为皇帝对于军事了解不深刻,副帅的职责更多是配合他这个皇帝行事。

    朱厚照想了想,自言自语:“现在南京没什么大才,还是用军中有威望的宿将比较合适,就以魏国公为副帅吧。南京兵部尚书一直空缺,这次朕出兵,无论如何都要把尚书之位安排下来……就让那王倬来学习一二,听说他本事还算不错。”

    张苑心想:“陛下这是从何处听说王倬能力不错?我又没在陛下面前进言,难道是江彬?又或者是小拧子?”

    想到这里,张苑心里不由非常郁闷:“明明我每天都能面圣,好像陛下平时也并不会见外人,怎么现在好像我所获取的消息都落后一大截……,陛下现在到底信任谁?”

    朱厚照朗声道:“既然现在事情都定下来,那就两天后出征,朕这两日正好可以好好准备一番。两天后朕将会登船出征,十万大军一个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