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越进化 > 【057】 逼供

【057】 逼供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白河是真的动心了。

    刚刚他在狂天王绝对霸道的攻击中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狂傲之意,这股力量超越了极限,他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一个非本源神灵所能够达到的程度。

    所以他想要得到狂天王的招式,他迫切的想要模仿狂天王的技能。

    他不怕死,只怕打不过对方。

    所以无论是伤人伤己的招式还是玉石俱焚的招式,只要能够伤害到本源神灵,他都来者不拒。

    可惜狂天王在他出声之后,直接陷入昏迷状态。

    而且狂天王的昏迷是深度昏迷,灵魂都开始出现逸散效果,这说明狂天王为了使用第九式,确实消耗极大,甚至连灵魂都受到重创。

    白河赶紧接住狂天王,狂天王就像是没有骨头的虫子,软趴趴的弯着,唯有手紧紧的抓住自己手中的剑柄。

    此时狂天王的剑已经灰飞烟灭,仅剩的剑柄也腐朽不堪,甚至寄宿在剑中的剑灵都不时发出可怜兮兮的呻吟。

    有时候,打败敌人并不需要攻击,只需要消耗对方,耗死对方。

    白河确实没有任何打败狂天王的可能,但狂天王中毒加剧烈的消耗,自己耗死了自己,现在就算醒来也没有多少威胁。

    另一边,天秤皇跟白羊皇完全傻眼了,狂天王的剑招让两人刚刚都生出极度绝望的情绪,可一转眼狂天王就败了,而且居然是败给了他们认为不如自己的白河手里。

    两人都是老油条了,对于判断一个人的实力,都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基本上很少判断错误。

    可这次他们就出错了,而且错的如此离谱。

    白河确实不强大,但绝对不弱小,正如小草那般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走吧,还有很多事需要我们处理!”白羊皇还是比较快反应过来,这时候开口说道。

    天秤皇想起自己的儿子天枰,点点头立即俯冲向地面。

    这时候,白河根本没有心思再管地面上的人的生死,他只是竭力的在阻止狂天王的灵魂继续逸散,否则狂天王就算活下来也只是个傻子。

    灵魂最具有代表性,它是身体的主宰,自我的体现。

    一旦失去灵魂,根源也会随之破灭,除非有着特殊的源魂映照之术。

    狂天王的灵魂虽然开始逸散,但想要窥视狂天王的灵魂信息却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办到。

    为了得到狂气傲乱剑诀,白河快速的为狂天王解毒,接着修复他身体上面的创伤,灵魂也在竭力的维持。

    张飞过来的时候,白河已经稳定住狂天王的情况。

    “老白,你这是干什么?这丧心病狂的家伙要是醒来,我们都有的受,你不会想要再来一次吧?”张飞皱着眉头,立即问道。

    猪八戒这时候过来看了一眼,道:“这家伙还是让老猪我一钉耙解决了吧。”

    “抱歉,我知道你们担心他醒来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不过他对我非常非常的重要。”白河这时开口道,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

    张飞和猪八戒顿时沉默下来,他们都知道这时候如果他们要强杀狂天王,甚至可能要与白河交手,因为白河现在显然是保定狂天王。

    “你想要他的那个什么什么诀?”张飞皱着眉头问道。

    白河点头道:“狂气傲乱剑诀,我势在必得,刚刚你应该见识到第九式吧,那种可怕的力量,你解放真名能抵挡吗?”

    “我可以挡下,虽然可能会有点小损伤!”张飞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道。

    白河微笑道:“如果是我呢?”

    “你?”

    张飞皱起眉头,白河可以无限的死亡无限的复活,配合上狂天王的第九式,那简直就像是灾难。

    他不得不承认,如果白河得到狂天王的那个狂气傲乱剑诀,还真有击杀本源神灵的实力。

    虽然依然是水磨工夫,杀一个本源神灵估计都得很长一段时间。

    白河见张飞迟疑,自信地笑道:“只要我得到狂天王的招式,或许一切都不用那么麻烦了!”

    “呵呵。”

    突然,狂天王缓缓睁开眼,发出一声极其复杂的笑声,这种笑声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白河,或者全都在笑。

    “小心!”

    猪八戒大喝一声,立即举起九齿钉耙,做出一副立即要劈死狂天王的样子。

    现在狂天王处于虚弱状态,猪八戒好歹也是25级的强者,一击下去,狂天王不抵挡的话,还真有可能被击杀。

    不过白河立即挡在狂天王面前,眼神坚定的看着猪八戒。

    “老白,你让开,你知道因为他们这些混蛋,地面上死了多少人吗?刚刚我看到一个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抱着自己的孩子卷缩在大楼下面,可最后她自己死了,她的孩子也死在她怀抱里,还有路边的孕妇,直接被爆炸物击穿肚子,那还没发育成熟的宝宝就这么落在地面上,这家伙丧心病狂,该死!”猪八戒激动的大喝道。

    白河依然坚定地瞪着猪八戒,他可不是当年的他,当年的他或许会悲天悯人,对狂天王的所作所为十分的憎恨,可现在的他见过太多的人间沧桑,人世间悲剧何其多,他又不是神怎么可能管得过来。

    “呵呵,别演戏了,你们就算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我也不会将狂气傲乱剑诀交给你们。”狂天王这时候极其嘲讽地冷笑道。

    白河转身立即一巴掌甩在狂天王的脸上,冷道:“我见过世界上骨头嘴硬的人,也见过许多无所畏惧的人,但最后他们都屈服于更残忍的人,将自己所知道的情报全盘托出,你别逼我!”

    “哈哈哈哈,有什么花招尽管用,我要是屈服我就不是狂天王。”狂天王狂笑后,阴沉沉地说道。

    白河眯了眯眼,直接一只手按在狂天王的大脑,一瞬间他的手就化为锋利的刀刃一转,狂天王的脑壳直接被打开,大脑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事实上,他并没有彻底的清理狂天王的毒素,而是维持在一个平衡点,狂天王因此根本无法反抗。

    “你屈不屈服无所谓,我可以找到你大脑中的信息储存细胞,读取里面的信息,无论你想不想告诉我,你的脑电波都无法隐瞒狂气傲乱剑诀!”白河冷冷地说道。

    狂天王闭着眼睛,冷道:“随你的便!”

    事实上,狂天王还真不是一般人,白河这个办法对付一般人几乎是百分百有效,但狂天王的大脑却诡异无比,脑细胞里面只有大量原始的本能,还有许多垃圾的记忆,重要的信息居然一点都没有记载。

    白河一遍又一遍的寻找,不死心的甚至调查狂天王的dna,读取他的基因数据,但最后都没有找到狂气傲乱剑诀。

    “将狂气傲乱剑诀交出来!”白河确认无法从狂天王的身体找到狂气傲乱剑诀,愤怒的取来一把匕首,直接刺入狂天王的痛穴。

    狂天王冷笑道:“真无聊,我原本还期待你能玩出点新花样,最后只是这种程度。”

    “老白,这家伙是真正的硬骨头,算了吧。”张飞劝道。

    猪八戒点头道:“对对,老张说的对,还是让我一钉耙了结了他吧。”

    “来吧,了结我吧,反正我已经狂不起来了,所谓的狂天王,在第一次战败后就已经死了,留在这里的其实只是一具名为狂天王的躯壳而已,哈哈哈哈,我狂天王自从修炼狂气傲乱剑诀,纵横诸天未尝一败,没想到最后居然在这地方摔了跟斗,我心已死,你们无论用任何酷刑都不可能挖出狂气傲乱剑诀,还是杀了我一了百了吧。”狂天王这时候开口道。

    白河瞬间抓住狂天王的衣领,低吼道:“不,你还不能死,你必须交出狂气傲乱剑诀,只要你交出狂气傲乱剑诀,我给你一个痛快!”

    “痛快的死和不痛快的死,有什么区别,狂气傲乱剑诀你想都别想。”狂天王嘲弄地笑道。

    狂天王杀过很多很多的人,一般都是一剑了结,但有些强者则是千刀万剐,比如原本他想要用剑网杀死白河,那种痛苦会一瞬间击中到大脑,顷刻间大脑会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抽搐,最后死的极其痛苦。

    他研究过各种死法,研究过各种杀人的手段。

    所以,他本人反而对自己的死法没有任何的期待,只要是死,怎么死根本没有意义。

    白河有点抓狂,他感觉整个人都有点疯狂了,有点极端了。

    他太想要狂气傲乱剑诀了,这种情绪已经如同魔鬼一般操纵了他。

    张飞跟猪八戒都发现了这一点,白河已经走进一个极端的死胡同,没有办法出来的话,他甚至可能会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

    两人很担心,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帮助白河。

    “说实话,我无法想象,你那么强大的存在,为什么还要我的狂气傲乱剑诀,我发过誓不会泄漏狂气傲乱剑诀,所以就算你再怎么折磨我,我也不会说出任何一点信息。”狂天王这时再次开口道。

    白河冷笑道:“井底之蛙,你和逆道龙只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世界上强大的存在数之不尽,你口中的强大只不过是虚假的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