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8355章

第8355章

热门推荐:《异世傲天》 《主宰之王》 《孙悟空大闹异界》 《雪鹰领主》 《巅峰小农民》 
    第8344章不过这次林逸手下留情了,没有取他们的性命,仅仅是令他们暂时失去战斗能力,短时间内没办法起身。

    毕竟林逸不是嗜杀成性的人,杀掉一个黄合安就已经足够了,那傻逼以为他很牛逼,祸祸了不少人,杀了属于替天行道罪有应得!

    场面一时有些混乱,原本跪地求饶的欧阳帆彤连滚带爬的逃到一边,心中又惊又喜又惧!

    惊的是林逸居然如此胆大包天,还那么强大!

    喜的是黄合安死了,他是不是就安全了?

    然后转念一想,黄家还在,大洲武盟还在,未必就能安全,而且林逸胜了的话,好像也不一定能放过他

    里外不是人啊!

    如此还能不惧?

    “司马逸,你住手!难道你想造反么?大洲武盟一声令下,天下之大也绝对没有你的容身之地,除非你跑去投靠黑暗魔兽!”

    大堂主微微色变,他没想到这么多高手居然还挡不住林逸的攻击,简直岂有此理!

    黄家都养了些什么货色啊!

    不过大堂主也不敢以身犯险,所以只能远远的对林逸喊话:“战斗协会的战将已经集结,正在全速赶来,你若是冥顽不灵,你连同你的同伴都会死,一个都跑不掉!听本座一句劝,赶紧束手就擒,莫要自误!”

    【】    欧阳帆彤听后顿时骇然色变。

    在他想来,战斗协会的战将那都是和黑暗魔兽战斗的高手,绝非黄家这些武士所能相提并论。

    一旦战将们发动攻势,他还能往哪里逃?

    “我和他们没有关系,我是欧阳家族的人,和他们没关系!”

    欧阳帆彤脑子一热,在边上大呼小叫的想要和林逸等人撇清关系。

    可惜没人在意他这个小喽啰,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林逸身上。

    林逸没有理睬大堂主,继续游走在黄家的武者群中,兔起鹘落之间,身似游龙,剑若惊鸿,很快把还能站着的都放平了!

    汤云圭看的热血沸腾,忍不住大叫一声:“师父威武!”

    他向来专注于炼丹,如今却萌生了和林逸好好学习武技的念头,如此轻松写意进退自如的打斗,令他悠然神往。

    刁吒天跟着大声喝彩,可脸上却多少有些忧虑。

    得了空隙,他小声在汤云圭耳边嘀咕:“汤师兄,师父虽然厉害,却未必能敌得过战斗协会的战将啊!要不我们劝劝师父,趁现在还有机会,赶紧溜走跑路吧!”

    这是刁吒天长久以来的经验之谈,但凡是惹了祸事,就赶紧脚底抹油撒丫子跑路,等避过风头之后,就又能出来嘚瑟了!

    “师父不会走,这世间没人能逼迫师父逃跑!刁师弟放心,师父做事自有分寸,绝对不会有事!”

    汤云圭面带微笑,说起林逸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有着无比的信心!

    刁吒天撇撇嘴,大有不以为然之色,只是汤云圭这么说了,若是他继续哔哔,就是在怀疑林逸这个师父的能力!

    除非是想放弃好不容易求来的记名弟子身份,要不然他最好是别再说话了。

    林逸潇洒的将手中魔噬剑入鞘收起,飘然来到大堂主跟前。

    大堂主浑身僵硬的摆出了防御的姿态,生怕林逸再次暴起弄死了他!

    “司马逸,本座可是灵弓封号帝国武盟分部的大堂主,你若是对本座动手那就是罪加一等,绝对跑不出灵弓封号帝国的疆域!想投靠黑暗魔兽都不行!”

    大堂主是真的紧张,林逸之前砍瓜切菜一般的武力表演,彻底震慑住了他!

    “大堂主不必紧张,我对大堂主没有恶意!不介意的话借一步说话!”

    林逸伸手虚引,示意两人一起往边上些。

    大堂主嘴角抽搐,心说我很介意,能不能不借这一步?

    很明显,大堂主对林逸不怎么信任,林逸不耐烦的拉着他的手臂走到一旁。

    大堂主苦着脸硬是没敢挣扎——连黄金级暗使都杀了,惹恼了林逸会不会顺手杀他这大堂主?

    好像不无可能啊!

    要说实力的话,大堂主自问并不比黄合安强多少,林逸能杀黄合安,自然也能杀他!

    “司马院长,别冲动啊

    大堂主话没说完,林逸就松开了他的手臂并开口打断了他。

    “大堂主,你先别说话了,先告诉你个事儿,我要杀你,真不算罪加一等,这么说也不对,应该说杀你都不算事儿!”

    林逸这话听着杀气腾腾,大堂主心中一凛,想着果然是要杀了我么?

    结果林逸话锋一转:“不过我不是黄合安那种喜欢滥杀无辜的人,你看黄家的武者,我有多杀一个么?”

    这话倒是事实,也让大堂主放松了些许。

    黄家武士数十人,全都被林逸给放倒了,却没有一人殒命。

    以大堂主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这些武士都是受了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稍微将养一些时日就能痊愈。

    “呵呵,司马院长其实黄合安也并没有真的想杀人,多半只是威胁而已,你却直接

    大堂主干巴巴的笑着,话说到一半觉得不太合适,这不是在顶撞林逸么?

    人家说自己是慈悲心肠的人,你非要说人家是杀人狂魔,那人家不杀你好像都有点对不起你的意思了。

    “其实吧,你杀了暗使这件事确实有些麻烦,不过只要你束手就擒,认错态度好,未必没有转机,毕竟你是扶摇炼丹学院的

    大堂主不敢和林逸对着干,只能说些没营养的话,好歹保存些面子。

    林逸撇撇嘴,摊开手掌,露出掌心的一块令牌,让大堂主看清楚,随即迅速收回。

    这个角度,除了大堂主之外,没人能看到,之所以要借一步说话,就是为了给他看令牌。

    大堂主张口结舌,想说的话直接卡在喉咙口出不来!

    林逸展示令牌的时间很短,说是一晃而过都没毛病。

    可那令牌的式样、花纹、颜色却如同烙印般深深印在了大堂主的脑海中!——

    暗金级暗使令牌!

    握了棵草!

    太刺激了啊!